首頁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選 > 正文

講好中國故事:從國監委處理李文亮事件說起

作者:陳俊杰  更新時間:2020-02-21 10:13:09  來源:民族復興網  責任編輯:石頭

  較之于真正的武漢疫情“第一吹哨人”張繼先,李文亮只是個普通的眼科醫生而不是權威的病毒專家,發覺新冠病毒問題后不是向醫院領導匯報而是發微信朋友圈,在權威的醫療機構確診并經過國家有關部門批準之前就妄議新冠病毒“人傳染人”,僅此三條就足以證明炒作李文亮事件有“低級紅”之嫌了。自國監委赴武漢調查李文亮事件以來,網上相關信息鋪天蓋地且真假難辨,以下只撈干貨且重點“向前看”,即國監委處理李文亮事件能否“講好中國故事”?

  一、李文亮事件造成國際影響意味著國監委要把握“政治正確”

  瑞士時間2020年2月6日,世界衛生組織駐華代表高力醫生在官方微信上鄭重發文:“我們向李文亮醫生的家人表示慰問。李文亮醫生是此次共同抗擊疫情的象征,他的不幸離世觸動了我們所有人。他在最后的日子里,仍通過自己的社交媒體向我們展示勇氣與希望,我們要繼承他的這種精神。我們向他對他的病人與此次疫情所做的奉獻表示贊賞與敬意。李醫生,我們向您致敬。”

  2020年2月9日,中國駐英大使劉曉明大使就中國抗擊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接受英國廣播公司(BBC)旗艦高端訪談節目《安德魯·馬爾訪談》(The Andrew Marr Show)專訪。與李文亮事件有關的專訪實錄:馬爾:關于年輕醫生李文亮,他是最先對未知新病毒可能帶來威脅發出警告的人。然而中國政府逮捕了他,對他嚴厲警告,稱他要是不悔改、繼續從事非法活動,他將受到法律的制裁。然后,令人悲傷的是,他去世了。你是否認為中國政府在這件事上做得不對?劉大使:我要糾正你的說法,不是中國政府,是地方政府相關部門。事實上,國家監察委員會已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全面調查。人們對李醫生的去世感到悲痛,我也通過推特表示哀悼與致敬。李醫生是位英雄,人們會永遠記住他的勇氣與他為抗擊疫情作出的貢獻。他是中國成千上萬醫護工作者中的一員,他們都將生死置之度外,戰斗在抗疫第一線。馬爾:他們中的很多人都是英雄,但李醫生公開談及信息公開的必要性。此時此刻中國政府是否已意識到,面對這樣的形勢,中國需要信息更開放、反應更迅速?劉大使:我們非常開放,我們分享了所有的信息,包括治療情況、病例情況,同時我們也歡迎國際合作。我們認為此次的病毒是人類共同的敵人,全世界應并肩作戰。同時,我們與英方也正在良好合作。中國駐英國使館正在盡我們所能,支持中英兩國科學家合作研發治療藥物與疫苗。馬爾:1月22日,2000萬人在得到疫情爆發的消息后離開了湖北。換句話說,在疫情爆發初期,地方政府反應并不迅速,卻對李醫生采取了行動。他們是否會因此受到懲罰?劉大使:這是一種新病毒,我們對它并不十分了解,認識它需要一個過程。但一旦意識到它的危害與風險,人們就會作出反應,采取正確的措施。李醫生做得很好,人們向他表示敬意。我剛才說了,中央政府已派出工作組調查。有了調查結果之后,我會向你反饋。在對此事的處理中,任何人有任何不當行為都將承擔后果并受到懲罰。

  從世衛組織到英國廣播公司(BBC)都密切關注李文亮事件,意味著國監委必須在公正處理李文亮事件的基礎上“講好中國故事”,此即“政治正確”。“經中央批準,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這條新聞很短,但意義重大。第一,是“經中央批準”,說明中央對此事的重視;第二,派出調查組的是最高監察機關“國家監察委員會”,說明調查級別之高;第三, 是“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也就是全國人民非常憤怒的關于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

  二、海峽網:李文亮發布疫情被派出所“訓誡”的真相是什么?

  第一,李文亮是個什么樣的人?李文亮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的一名眼科醫生,2019年12月30日在同學群中發布關于華南海鮮市場疫情的信息,是面向外界首次發出病毒防控預警的人之一,被輿論稱為新冠肺炎疫情的“吹哨人”。這場疫情之外,李文亮是一個86年出生在東北的年輕眼科醫生,一對日漸衰老的夫妻的兒子,一個丈夫與一個5歲孩子的父親。沒有此次疫情,他即將親自迎來第二個孩子的降生。曾在武漢大學度過了7年時光,畢業后去廈門眼科中心眼科醫院工作,李文亮最終回到武漢。他是一個普通人。吐槽自己是個最希望《慶余年》能出續集,也偶爾為年輕偶像的帥氣著迷,微博瀑布流里不時會出現轉發抽獎的信息,看到美好的風景也想與最愛的人分享。他會對著眼花繚亂的病歷抱怨“好崩潰”,但工作之余一頓炸雞就能平心靜氣。武漢的秋天走得太快,他卻覺得“自有一股不熱不冷的溫柔”,能好好體會“最淅瀝的細雨與最輕柔的風”。

  第二,李文亮發現新型肺炎疫情的正確時間線為何?2019年12月30日17時43分,為了提醒同為醫生的同學注意防護,李文亮在同學群里發出“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的信息。后來又補充“最新消息是冠狀病毒感染確定了,正在展開病毒分型”。2020年1月3日,因“在互聯網發布不實言論”,李文亮被所在轄區派出所提出警示與訓誡。1月10號,在接收一名確診新冠肺炎病人的兩天后,李文亮開始出現咳嗽癥狀,11號發熱,12號住院。2月1日,在經過第三次核酸檢測之后,李文亮被確診新冠肺炎,在此前的第二次核酸檢測中,檢測結果顯示為陰性。1月31日,仍在接受治療的李文亮通過微博講述了他被公安傳喚的經過。2月6日,李文亮在2月6日21:30去世的消息在網絡傳出。隨后,多家媒體宣稱已證實李文亮在當晚21:30左右搶救無效去世。2月7日凌晨00:38,武漢市中心醫院官方微博發布消息稱,“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中,我院眼科醫生李文亮不幸感染,目前病危,正在全力搶救中。 ”03:48,該官微再次發博:“我院眼科醫生李文亮,在抗擊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工作中不幸感染,經全力搶救無效,于2020年2月7日凌晨2點58分去世,對此我們深表痛惜與哀悼。 ”官方宣布李文亮的離世。2月7日,市民自發前往武漢市中心人民醫院敬獻花束,悼念李文亮醫生去世。

  第三,李文亮該不該遭派出所訓誡?李文亮是武漢市中心醫院的一名眼科醫生,當這一特征尚不明確時,他試圖將工作中獲知的危險告訴同學,卻不想“倒霉地”做出了一個“違法行為”。一個月前的12月30日17時48分許,李文亮在一個150人左右的同學群中發布信息稱:“華南水果海鮮市場確診了7例SARS,在我們醫院急診科隔離”。同一天,武漢市衛健委印發的《關于做好不明原因肺炎救治工作的緊急通知》也在網絡上流傳,其中要求嚴格信息上報,并強調“未經授權任何單位,個人不得擅自對外發布救治信息”。李文亮在微信群里的提醒揭開了口子。一名群友將他的對話截圖發上了網絡,而且沒有隱去最關鍵的信息:他的名字與職業。這讓看到截圖的人精準地找到了他,不久他即被醫院監察科約談,并在1月3日到轄區派出所簽了一份對“違法問題”警示的《訓誡書》。1月20日后,隨著新冠肺炎疫情迅猛發展,這位曾被警方定性為發布不實信息的人,其本人的遭遇又被視為此次疫情中前線醫護人員的注腳:在接診過程中自己被感染,病情一度惡化進了ICU。此外,他的多名同事與父母也感染了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當公眾追溯疫情源頭才發現,原來早已有人預警,李文亮因其截圖上的實名又成了能被找到的“吹哨人”。他說,自己當時只是想提醒同學,并沒有想那么多,截圖被傳播出去后還曾一度生氣,但體諒公眾出于擔憂公共衛生狀況也就釋然了。而現在是否給他平反已不那么重要,因為真相比這更加重要,一個健康的社會不應只有一種聲音。與李文亮一起引發關注的還有武漢警方此前通報的八名造謠者,他們被查處的消息一度上了央視新聞。李文亮說,并不清楚自己是不是八人之一。武漢市公安局官方微博“平安武漢”第一次通報已傳喚八名違法人員是在1月1日17時38分,而李文亮稱其第一次到派出所是在1月3日上午。1月29日,武漢警方第二次通報此事時也沒提到對李文亮的訓誡處罰。

  第四,李文亮“造謠”的帽子被扣的冤枉嗎?以下摘錄2020年1月30日李文亮與《財經新聞》記者的部分對話。記者:警方給你的《訓誡書》上寫的是在互聯網上發表不實言論,當時還有人覺得你造謠,你怎么看?李文亮:我覺得不算造謠,因為報告寫得清清楚楚是SARS。而且我只是想提醒同學注意,并不想引起恐慌。記者:既然不認為是造謠,那你想過以后會不會走司法途徑來要個說法?李文亮:沒有,司法途徑恐怕很麻煩,我不想跟公安局找麻煩,我很怕麻煩。大家知道真相更重要,平反對我而言不那么重要了,公道自在人心。另外再就是有人說我被吊銷執照是不真實的,要澄清!記者:1月28日,最高法院在公號發了一篇武漢八名“造謠者”處罰是否得當的評論文章。你可能是這八人之外的人,當時你看到后有什么想法?李文亮:看到最高法院的文章后,我心里放松了許多,不太擔心醫院的處理了。我覺得一個健康的社會不該只有一種聲音,不同意利用公權力過分干預。我還是認同最高法院的文章,應具體甄別。(是不是那八人之一)不會太關注,因為網絡傳播最廣的,最高法院文章引用的那一條就是我發出去被截圖的。記者:1月29日,武漢警方回應了對八名“造謠者”的處理,其中并沒有提到你所受到的訓誡,你怎么看?李文亮:警方的回復我只能看看,發表不了看法,沒有意義。我也不確定自己是不是那八人中的……

  李文亮是最早撩起疫情魔鬼面紗的醫生之一,憑借起碼的專業素養與職業敏感在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初期就及時向外界發出了防護預警,所以被譽為疫情“吹哨人”。他生前曾經歷的個別遭遇,反映了我們在疫情防控與應對中的短板與不足。有關部門應吃一塹長一智,進一步健全國家應急管理體系,提高處理急難險重任務能力。戰勝疫情魔鬼是對逝者最好的告慰,中華民族是從艱難困苦中走過來的,面對這一次艱難的考驗,我們同樣要有信心對疫情爬坡過坎。

  三、凱迪社區:國監委調查李文亮事件應重點問責四個疑點

  第一,武漢衛健委是否涉嫌瞞報?2019年12月8日,武漢發現27例人不明肺炎患者。2019年12月,李文亮等八位醫生(被網友稱為“造謠八君子”)先后反映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性。2月6日,湖北省人力資源與社會保障廳、省衛生健康委員會發布了《關于給予張定宇和張繼先同志記大功獎勵的決定》:“張繼先同志以超強的專業敏感意識,最早判斷并堅持上報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第一個為疫情防控工作拉響警報,是醫院救治一線的“帶頭人”,始終不渝把黨與人民的利益放在首位。” 根據張繼先同志先進事跡材料及媒體報道顯示,經歷過2003年的非典,張繼先敏銳的發現這是新型呼吸傳染病毒,在2019年12月26日就開始上報了。2019年12月30日,武漢衛健委要求各醫療單位嚴格上報,嚴禁對外發布救治信息。2019年12月31日,武漢衛健委通報:發現27例病毒性肺炎,未發現人傳人與醫務人員感染。據《華夏時報》記者查詢,武漢市衛健委在2019年12月31日、2020年1月5日與1月11日三次均發布通告稱“調查未發現明顯人傳人現象”。直至2020年1月16日,武漢衛健委通報才稍改措辭稱,現有的調查結果表明,“尚未發現明確的人傳人證據,不能排除有限人傳人的可能,但持續人傳人的風險較低”。2020年1月29日,發表在著名醫學期刊《新英格蘭醫學雜志》上的論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國武漢的早期傳播動力學》指出,早在2019年12月中旬,新冠病毒已出現“人傳人”,該論文由中國疾控中心、湖北武漢疾控中心等多單位共同完成。該論文還顯示,2020年1月1日-1月11日之間,已有7位醫務人員感染發病;1月11日-1月22日又有8位醫務人員感染發病。醫務人員在確診病例中所占的比例在上述期間逐步增加。武漢市衛健委則在2020年1月5日與1月11日兩次公開表示,“未發現醫務人員感染”。該通報是否與事實有出入而涉嫌瞞報信息?

  第二,武漢警方該不該以造謠訓誡發布疫情警示的八位醫生?2020年1月1日,平安武漢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查處,即最早發布新型冠狀病毒疫訊警示的八位醫生。這八位醫生勇敢發布新傳染病信息,作為人民群眾的“吹哨人”、“信使”,竟然被武漢警方以造謠訓誡,還被央視新聞報道,讓全國人民非常憤慨。是不是傳染病,是不是造謠傳染病,醫生最專業,而警察是門外漢,門外漢訓誡專業人士造謠,這不是專業越權嗎?武漢警方是怎么鑒定八個醫生是造謠呢?警方有鑒定謠言的專業知識能力嗎?事后證明,被認定“造謠”的八個醫生是對的。八位醫生說出病毒傳染實情,這是《憲法》保障的言論自由權利。武漢警方的做法有什么法律依據呢?是誰指導武漢警方這樣做的呢?發出疫情警示的李文亮醫生已因為感染新型冠狀病毒去世了,他用他的死亡證明他說的傳染病是事實,以結束生命為代價證明了自己不是“造謠者”,這種代價是不是太大了?

  第三,相關專家是否發現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性但未及時有效上報?由中國疾控中心、湖北武漢疾控中心等多單位共同完成的論文《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在中國武漢的早期傳播動力學》,論證早在2019年12月中旬,新型冠狀病毒已出現“人傳人”。對此論文,人民群眾分成兩派:指責派與同情派。指責派人民群眾認為:相關單位、相關專家早發現了新型冠狀病毒的傳染性,為什么不及時上報而是在寫論文?論文比人民群眾的生命安全更重要嗎?事后,中國疾病預防控制中心給予了比較合理的解釋。同情派人民群眾認為:相關單位、相關專家很可能是在國內不能發出聲音,故而從國外醫學雜志發聲,再傳回國內,是不得已而為之的“曲線救國”。或,他們前期不敢發聲或未能發出聲音。如果指責派人民群眾所說屬實,那么相關單位、相關專家就是失職(或有苦衷);如果同情派人民群眾所說屬實,那么問題就更嚴重了。如此驚天的疫情大事,相關單位、相關專家竟然在國內不能發聲,直到造成國際影響才在國內引起廣泛同情。

  第四,疫情的警報如何自由發聲?雖然人民群眾傾向于情緒化,很多人民群眾不會獨立深入思考,不明真相的吃瓜群眾傾向于罵專家(也即“專業人士”,不少人民群眾經常認為自己比專業人士還懂,這也是我被罵的經驗教訓總結),但我更擔心對此論文同情派人民群眾反映的問題:為什么不能自由的發出聲音?《憲法》所說的言論自由權利如何保障?此問題不解決,2003年的非典(SARS)、2020年的新型冠狀病毒,很多如此的歷史悲劇還會在中國上演。這個問題,比前面三個問題更嚴重。如不解決,相關部門、相關領導、相關專家還會瞞報,或被迫瞞報。隨著2020年春節的到來,500多萬人因春節返鄉等離開武漢,流向湖北各地、全國各地、全球各國,造成新型冠狀病毒在湖北、在全中國及在全球的擴散,讓全國人民沒有過上好年,給全國人民造成巨大經濟民生損失,大量居民與企業陷入收入斷流、陷入經濟困境。這讓全國人民很憤怒,憤怒的指出為什么要把李文亮等發出疫情警報的八位醫生定為“謠言者”、相關部門及領導為什么瞞報?由于前期信息封鎖、疫情防控耽誤,讓全國人民跟著遭罪。(我與家人朋友也是受害者,如收入斷流等、壓力很大)美國有個《吹哨人保護法案》,如果一政府公職人員在履職過程中突然發現其所在的組織或上司正在試圖隱瞞重大的秘密,這個秘密可能損害到重大公共利益甚至國家安全,他是否能向媒體透露這一秘密呢?他是否會因此而受到泄密或濫用職權的刑事起訴呢?《吹哨人保護法案》就是為了保障這種勇敢發聲者的自由權利,值得國監委關注。

  國家監察委員會的派出調查組在調查相關部門及人員的責任問題時也應向中央匯報如何避免此類問題再發生,即進一步落實保護《憲法》所保障的公民言論自由權利,讓歷史的悲劇不再重演,讓李文亮醫生生的偉大、死的光榮、死的其所。當初對李文亮醫生等8人“散布謠言”是誰舉報、誰授意、誰定性追查的?又是誰根據什么樣的專業鑒別作出“謠言”認定的?對于他們發出的疫情預警,為什么隱瞞不報?尤其是1月20日之前的武漢到底發生了什么?國家監察委的全面調查已啟動,真相與正義已在路上,“氣不可泄,勁不可松,心不可散”;善待“吹哨人”以凝人心、聚人氣的守望相助才是對李文亮最好的紀念。

  四、澎湃新聞:國監委調查李文亮事件應對七大重點一查到底

  2020年2月7日凌晨3點58分“送別李文亮醫生”的官微冰冷得沒有言語,卻讓多少人的熱淚奪眶而出。因為網民呼聲很高,當天上午國家監察委員會迅速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全面調查群眾反映強烈的李文亮事件。

  第一,李文亮事件為什么會刷屏?滿屏寫著紀念,為何如此共情?其實,李文亮并不是英雄,面對警察時,他也會害怕,也會擔心影響前途。其實,他并沒向公眾大喊危險,只是偷偷告訴他的朋友與親人,讓他們小心,要他們注意。換句話說,他并沒有關心我們這些與他無關的陌生人。但為什么我們都傷心?因為這就是我們自己呀!我們也常常不想做什么英雄,卻總希望能保護身邊的人!這個時代,我們不需要高高在上的英雄,而最需要是安安穩穩地生活,然后做一個普通人,心安理得地關心一下自己身邊的親人、朋友、同事、同學……李文亮就是蕓蕓眾生中那個沒那么偉大但默默善良的一個普通人,所以我們更痛心。

  第二,李醫生被高估了嗎?李醫生不是英雄,而且他作為“吹哨者”的身份也被高估了!按照李醫生自述,他之所以被感染,是因為接診了一名感染了新冠肺炎的眼疾患者。一是12月30日李醫生發出預警消息,但之后多天他都在接診,也沒戴口罩。1月8日,他接診病患時被感染。說明他當時對疫情的警惕性也并不高。二是李醫生的專業是眼科,從他之前曾上傳的一張檢測報告單來看,上面顯示有SARS冠狀病毒。可見,這張檢測報告單肯定不是李醫生所在的眼科做出的。三是李醫生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說了,他主要是想提醒同事,朋友,要他們注意。當然,在這里,我們不能說李醫生沒有大愛精神,而是,他跟我們一樣,都是普通人——我們都更關心自己,以及自己身邊的人。當我們每個人都對自己及自己身邊的人多一點關心,世界不就更溫暖了嗎?李醫生最尋常可又最可貴的地方在于他是他的親朋戚友身邊的一個有情、有義、有愛、有溫度的普通人。

  第三,“第一吹哨人”是不是李文亮?李醫生不是嚴格意義上的“吹哨者”,那么誰才是?2月6日,湖北省人社廳、省衛健委發布了“獎勵決定”,其中張繼先是湖北省第一個為疫情防控工作拉響警報的人。張繼先現任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呼吸內科主任,內科黨支部書記。據媒體報道,2019年12月26日上午,張繼先在專家門診時,先后接到四名特殊肺炎患者,且均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根據官方消息,12月27日,張繼先把相關情況向醫院領導匯報,醫院迅速上報江漢區疾控中心。所以,相比李醫生,張主任更值得敬重:一方面她的專業水準,讓她察覺了危情;另一方面,她講疾控原則,選擇了快速上報。畢竟,有些事,真的需要政府部門來牽頭來做的。君不見,這些天網上謠言真的是四起嗎?不過,從12月27日到12月30日,其中有3天,這三天到底發生了什么?至少可以肯定有幾個事實:一是這三天里至少湖北省中西醫結合醫院、武漢中心醫院等醫院,都發現了新型冠狀病毒患者;二是在李醫生于12月30日提醒同學之前,已有不少醫生知情,但這些醫生都沒有在網上發聲。但肯定私下里提醒了親朋好友。三是當醫院查出這個病毒之后,因為某些原因,沒有及時出臺應急機制措施!

  第四,派出所訓誡錯了嗎?李醫生接受媒體采訪說:被警察訓誡,并沒有什么影響。真的沒影響嗎?當然有影響!在李醫生在同學微信群里發布警示后,緊接著就被警方約談,被書面訓誡。武漢警方于1月1日在其官方微博發布《8名散布謠言者被依法查處》的通告,央視等媒體予以大面積轉發。警方于1月29日回應稱,8人確實傳播了不實信息,但“情節特別輕微”,故僅僅“教育、批評,均未給予警告、罰款、拘留的處罰”。作為媒體同行,我并不覺得,央視等播音員的播報新聞有錯。那是他們的工作而已。疫情本身就是一件事關國計民生的大事,再加上作為權威機構——警方發出了通告,媒體發布一條消息,何錯之有?但在這里,我們對警方在處理李醫生這事上是令人失望的:一是警方是按照什么指令、什么理由對發布信息者提出“警告”的?是否動用警力的邊界又是什么?二是面對專業人士的專業行為專業言論,警方又憑什么來判斷是否是謠言?換句話說,你是警察,你憑什么就敢斷定一個醫生說出的醫理也有問題?

  第五,李醫生去世信息反轉有什么后果?2月6日晚上10點左右,第一波李醫生去世消息傳來,但消息被快被否認。經李醫生身邊朋友確認,李文亮醫生確已停止心跳,但仍在開始使用 ECMO 搶救。隨即,鋪天蓋地的信息席卷而來。不久,多個信息被反轉。一是李醫生去世的4個反轉:先是有武漢中心醫院的醫生發出微信:還在搶救!再是某媒體發布信息,“剛連線了醫院,還在搶救”;后又傳出“已確定去世”;再又傳出還在用ECMO……直到凌晨2點多,武漢中心醫院微博一錘定音:李文亮因不治去世。二是李醫生的親人處境如何?有人說,他父母被感染;也有人說,懷孕的妻子被感染且正在搶救……總之,讓網友們痛碎了心。后來月傳出確切消息,李醫生的妻子在老家,安然無恙。父母也已治愈出院。其實,這樣反復無常的消息還有很多,真可謂——亂“話”漸欲迷人眼。那么,為什么信息會如此亂?一是因為自媒體的野蠻發聲:有些是出于真意關心,抓到一點消息就立馬發聲;而有些是出于為了“爆款”,抓到一點信息,就爭先恐后傳播。二是因為有武漢方面信息不暢所致在先,致使如今大眾對疫情有關的消息高度緊張、高度過敏。三是網民情緒被煽動,導致無數人以刷消息以示存在感。而在我看來,真正的悲、痛,是不一定會發出聲來的,甚至是不一定會哭出聲來的。中國機構媒體的記者們特別是奔赴武漢抗疫前線的記者們是值得敬佩的,他們守在戰疫一線,只為發一個準確的信息。但他們的聲音有時是那么的微薄,一是他們自身力量在疫情面前越來越弱小,二是整個網絡嘈雜如雷。

  第六,醫院有沒有“表演式搶救”?為什么李醫生去世的時間,會反復反轉呢?在一些網友看來,是醫院方面是在“表演式搶救”,目的是轉移網絡輿情。看到這條消息以后,網友心痛至極。我們不妨來探討一下,為什么會出現這種說法?理由之一是,2月7日約00:50,張純醫生就發布了一條“李文亮醫生去世”微博,不久就被刪了。有網友甚至猜測,張純醫生是不是受迫刪微博呢?在我看來,這種可能性很小。很可能張醫生也聽聞李醫生還在被搶救,不忍心而已,于是刪了。理由之二是,有網友在人民日報海外版的推文上看到,李醫生去世的時間正是2月6日的晚上9點30分!媒體信息發布錯誤,以前并非沒有過。再說,關于李醫生去世的時間,在眾多媒體發布的消息里都是不一樣的。我們沒必要以惡意揣測他人,寧可用善意的心態去看待武漢中心醫院。畢竟,疫情當前,我們的首要任務是同舟共濟對付病魔,而不是將戰疫一線的醫院置于人民的敵對面。當然,李醫生病危,武漢中心醫院甚至武漢方面有沒有意識到即將到來的輿情兇猛呢?肯定有!但我們更應相信,作為李醫生的同事們,比我們更希望李醫生真的醒過來。如果他們不能愛李醫生,又怎么能在危難之際奮不顧身地去挽救千萬患者呢?至于武漢醫院及武漢方面,明知道輿情洶涌,誰又會傻到希望李醫生不治去世?其實,關于李醫生的死,我們更該痛恨、畏懼、警醒的是病魔。李醫生不但身為醫生,而且身體健康,因為被感染,最終也倒在浩瀚的關切聲里。

  第七,國家監委會調查李文亮哪些事?畢竟,在我們廣闊的疆土之上,總有這樣那樣的苦難與困境,可所有的苦難與困境一定會被戰勝!可是,沒有人希望我們偉大的祖國不是越來越好。2020年2月7日上午,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發布消息:經中央批準,國家監察委員會決定派出調查組赴湖北省武漢市,就群眾反映的涉及李文亮醫生的有關問題作全面調查。這是國家層面上對李醫生之死的重視,也是國家對老百姓呼聲的重視。疫情蔓延后,李文亮醫生有沒有被單位惡意孤立?他的病情有沒有貽誤?在治療過程中有沒有被打擊報復?……

  五、口腔潰瘍網:湖北省委原書記蔣超良免職背景如何

  2020年2月16日出版的第4期《求是》刊發了國家主席習近平在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會議上的講話內容:2020年2月3日,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召開會議,聽取中央應對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工作領導小組與有關部門關于疫情防控工作情況的匯報,研究下一步疫情防控工作。據報道,武漢新冠肺炎疫情最早發生于2019年12月,而習近平在講話中稱自己早在2020年1月7日就對疫情防控工作提出要求。1月20日他還對此作專門批示:采取措施,遏制蔓延勢頭。1月22日,他明確要求湖北全面嚴格管控人員外流。1月25日,再研究、部署、動員防控工作,決定成立中央應對疫情工作領導小組。

  從事后的發展來看,盡管湖北省于1月23日,也就是習近平對湖北提出明確要求的第二天,實施封城措施,但仍然未達到習近平1月20日的遏制蔓延勢頭的要求,進而導致疫情擴散至全境(31省區市均“失守”),甚至蔓延到海外多國,而這也是湖北、武漢一把手蔣超良、馬國強被臨陣換將的導火索。

  習近平總書記在上述講話中提到,對那些不作為、亂作為的官員,對那些工作不投入、不深入的官員,對那些不會干、不能干的官員,要及時問責、問題嚴重的要就地免職。按照這一要求看,湖北的官員蔣超良、馬國強被免,原因也一定是“問題嚴重”。在2月3日的講話中,習近平就疫情防控提出諸多細化要求,事后也被制定成具體施政措施,包括官員的懲處的標準,“不服從統一、本位主義嚴重,不敢擔當、作風漂浮、推諉扯皮,失職瀆職”。中紀委常委會則表態,將懲處存在這些問題的官員,國監委赴武漢調查李文亮事件只是第一步。

  據官方媒體報道,蔣超良2020年2月13日還以湖北省委書記身份出現在省委機關報《湖北日報》的頭版新聞里。報道稱,2月12日晚,蔣超良主持召開湖北省委常委會會議暨省新冠肺炎防控指揮部指揮長會議。此次會議強調的內容很多,其中提到“各級紀檢監察機關和組織部門要強化監督執紀問責,嚴格獎懲措施,注重在疫情防控中考察識別干部。”2019年全國兩會前夕,《新華每日電訊》專訪了時任湖北省委書記、省人大常委會主任的蔣超良,在專訪中他還強調了如何“整治‘新衙門作風’,杜絕‘形象工程’‘政績工程’”!

  記者當時問:前不久,湖北省委印發了《關于防治形式主義官僚主義的若干措施》的通知,以系統化舉措“問診”這一“頑疾”。關于加強作風建設,湖北如何實現抓常、抓細、抓長?蔣超良的回答是:我這里有一組數據——去年(編者注:2018年),湖北查處形式主義、官僚主義問題2623個,處理3672人。這意味著什么?平均每天查處超過7起、每天超過10人。作風建設,湖北始終堅持力度不減、尺度不松、節奏不變。當前,湖北正大力弘揚真抓實干作風,嚴格落實中央八項規定精神,著力整治“新衙門作風”,杜絕弄虛作假、勞民傷財的“形象工程”“政績工程”,堅決遏制“四風”問題特別是形式主義、官僚主義。把調查研究貫穿于決策與執行全過程,推動各級領導班子與領導干部樹立正確政績觀,多做打基礎、利長遠、惠民生的工作。改進作風,就是要大力倡導“智圓行簡、實心實政”的工作作風,說老實話辦老實事做老實人,推進工作實打實、硬碰硬,解決問題雷厲風行、見底見效,面對難題敢抓敢管、敢于擔責!

  六、百分HOW:國監委調查李文亮事件的結果能大快人心嗎

  李文亮事件曝光不久湖北省委常委會就免去了張晉、劉英姿的省衛健委黨組書記與主任職務,省委常委王賀勝兼任。國監委將如何定性李文亮事件?

  首先,30號李文亮醫生是在自己的同學群上發的內容,這個內容的發現者也不是他本人,同時還強調了,不要外傳!如果他的每一位同學都聽李文亮醫生的話了,提醒自己的家人與朋友,不外傳那張圖,還會有平安武漢去抓人這件事嗎?其次,如果平安武漢不抓人,不發微博,我們有多少人會知道這個事?這里姑且不討論職業操守的問題,把那個“診斷單”發到班級群上是不是合規,還是可以作為業務討論?李文亮的英雄在于作為一名醫生,救死扶傷,以身殉職。當然,也有可能會罵,但罵之前,可以先好好想想。關于李文亮醫生這件事,問題在于哪呢?在整個湖北省,潛江市的疫情統計數據排在倒數第二位。據市委書記吳祖云說,1月17日上午,潛江就及時收治集中管理32位我們確診的肺炎發熱病人,“那時候鐘南山院士還沒有到武漢”。第一時間封城、第一時間終止所有娛樂活動、第一時間出臺了很嚴格的禁足的命令。是什么讓市委書記這樣做呢?只有兩個字:責任!正如市委書記吳祖云說的:“確實,我與市長從武漢得到消息后,覺得這個事太大了,所以我們先下手,哪怕冒了一點點不是太合規的風險。”之前寫到張繼先主任的一段話,其中有一句是這樣的:“12月29日她再度與醫院一起上報持續發展的疫情,要求相關部門必須重視,終于得到回應。”這句話說明什么?這說明,27號這個事上報時沒得到回應,等了兩天后再次上報才得到回應。這時但凡武漢市政府能有一點重視也不至于是這樣的結果,更不要說直到鐘南山教授到武漢后才開始有一系列的動作。第二天李文亮醫生不知通過什么渠道看到了相關的信息就在班級群上發布了,這是國監委要重點調查的。

  湖北之前的行為,看晚會、參加聚會、信息對外不公布、不及時采取措施、新聞發布會上一口一個“物資全面得到緩解”但到現在還是大量缺口……這都是當地政府公信力坍塌的原因。關于李文亮醫生,多少媒體在消費他的“人血饅頭”?從第一次發死亡信息到第二次發,發了刪,刪了完,還有媒體帳號對著醫院門口的直播平臺在線量超過2000萬。這時又有誰在為流量努力或為私貨努力,還有多少人成了不明真相甚至根本不明事理的渾人?不在武漢當地,不了解具體的情況,自己也只能從網絡中去綜合一些信息,這是每個人都能做到的。現在我們可以給自己充分的時間理一理,疫情面前謠言滿天飛,口罩商家漫天要價,各種假口罩銷售,還有一個個隱瞞自己實際情況的……不要為了攻擊而攻擊,不要為了消遣而消遣。接下來,照顧好李文生的家人很重要!接下來,照顧好自己的家人很重要!至于李文亮事件,相信國監委一定能給國人一個滿意的交待。

  七、小結:國監委處理好李文亮事件有助于“講好中國故事”

  “和諧世界”要從“和諧社會”抓起,進而從“講好中國故事”抓起,李文亮事件則不失為時下的一個抓手,國監委的擔子不可不謂不輕。疫情蔓延如雪崩,幸免不易,“吹哨人”李文亮當安息。國監委低調,逝者不追究,生者不苛責。“其忠恕乎”?“講好中國故事”則須和諧社會“文明其精神”,誠哉斯言!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