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社會主義復興

決戰重癥監護室

作者:記者王通化 陳國全 特約記者孫國強 發布時間:2020-02-25 09:57:36 來源:解放軍報 字體:   |    |  

——記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專家李文放

  戰“疫”一線有兩個地方,讓人聞之色變,也讓人肅然起敬。

  重癥監護室。它有一個人們熟知的名稱:“ICU”。這里,是危重患者生命的最后屏障;這里的醫護人員,被譽為危重病人的“守護者”。

  “紅區”。在抗疫定點醫院,“紅”“黃”“綠”3種顏色,分別代表3個區域:污染區、緩沖區、清潔區。“紅區”是感染風險最高的地方,是人類與病魔激烈交鋒的區域。戰斗在這里,醫護人員個個是勇士。

  重癥監護室“紅區”,堪稱戰“疫”火線。

  除夕夜緊急馳援武漢以來,李文放堅守的陣地只有一個——重癥監護室“紅區”。

  這位來自海軍軍醫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的軍隊支援湖北醫療隊專家,擔任火神山醫院重癥醫學一科副主任。

  在患者眼中,這位急救醫生不僅是生命的“守護者”,更是無畏的勇士。

  勇士之膽

  “這是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需要我們的地方”

  李文放與病毒較量的最近距離不到20厘米!

  進駐漢口醫院重癥監護室收治患者第一天,醫護人員就見證了這位重癥醫學專家的血性膽氣——

  由于當時條件所限,這里的重癥監護室暫沒有負壓環境,為患者進行插拔搶救時,飛沫很容易噴射到臉上。那天,12名危重患者轉運到這里,一名患者心臟驟停。李文放快步上前,手握人工球囊,插穩鼻導管,在距離患者不到20厘米的地方,及時將氧氣一點點打進患者的肺里……

  誰也沒想到,他們到武漢的第一仗,就是一場危險的遭遇戰。

  漢口醫院,是武漢最早接收新冠肺炎患者的3家定點醫院之一。李文放和戰友們抵達這里時,地方同行們已與新冠病毒激烈“交火”。

  此刻,擺在李文放和戰友們面前的是異常嚴峻的形勢——

  防疫標準不夠。由于漢口醫院是由康復醫院臨時改建的傳染病醫院,重癥病房布局不完善,醫護人員容易被感染。

  臨危受命,李文放帶領戰友們連夜在“火線”完善防疫布局。他們梳理優化感染控制程序、診治程序和救治方案,重新布置重癥監護室隔離病房。

  床位不夠。病房本來設計的是16個床位,受條件限制,只開了8個床位,遠遠不能滿足危重病人救治之需……

  為了增加病房床位,李文放果斷決定壓縮部分緩沖區,增設2個床位。3天后,18個床位全部開放,盡最大努力搶救危重癥病人。

  對于傳染病房來說,緩沖區是一道關鍵的隔離防護屏障。壓縮緩沖區,意味著感染風險增加。盡管同事們都被李文放的建議嚇了一跳,但都毫不猶豫地選擇相信他、無條件地支持他。

  信任的背后,是李文放不顧一切往前沖的勇氣,更是危難時刻顯身手的實力——

  奔赴汶川抗震救災,在外學習的他拎起辦公室的行囊就出發。蹲守在“帳篷ICU”里,他夜以繼日,搶救了32名擠壓傷綜合征傷員。

  上海外灘發生踩踏事件,他第一時間出現在手術室。在那場與時間賽跑的生命大營救中,他成功救治18名傷員。

  ……

  這一次,經過一番緊鑼密鼓的資源調配、力量編組和流程考核,李文放和戰友們很快全面接管漢口醫院重癥監護室,全力救治危重患者。

  插滿管子的病人、醫生護士急促的腳步、各種監控儀器的“滴滴”聲……這是治療新冠肺炎患者最前線的重癥監護室“紅區”的真實場景,也是李文放和戰友們的戰“疫”常態。

  “這是一條生死火線,我們只有沖上去,才能把生命搶回來。”在李文放看來,重癥監護室歷來是打硬仗的地方。在這里戰斗,是巨大挑戰,更是如山重任,“這是最危險的地方,也是最需要我們的地方”。

  勇士之心

  “看到一雙雙充滿希冀的眼睛,我常淚濕眼眶”

  在重癥監護室“紅區”,每天都記錄著悲愴,也孕育著希望。

  為了讓悲愴少一點、希望多一些,李文放以秒來計算在“紅區”戰斗的時間。

  “快!”這是護士張婷聽到李文放說得最多的一個字,語氣短促有力,不容置疑。那天早晨,一進病房,張婷就看到了每個病床床頭貼著的提示:“檢查患者進氣管是否完全進入鼻腔,防止脫落!”

  那是夜里值班的李文放打印并逐個貼上去的。“李主任就是這樣,做事從不過夜。” 張婷說。

  “快一秒,就可能救活一個生命。”經年累月的ICU職業生涯,李文放養成了風風火火的習慣:吃飯快、走路快、思考快、做決定快……

  然而在火神山醫院,這位重癥醫學專家讓人敬佩的不僅是“快”,還有他的“慢”。

  那天,病房收治了一位老奶奶。她聽力不太好,別人只有大聲說話才能和她勉強交流。李文放瞅準空閑,守在老奶奶病床前,一遍遍詢問病史。最終,他對癥下藥,老奶奶病情很快好轉。

  “快,是為了救命;慢,同樣是為了救命。”當軍醫30年,李文放有一個習慣:每收治一個新病人,都要盡可能多了解一些病情。

  火神山醫院ICU收治患者當天,收治了10名危重癥患者。李文放堅持給所有患者查體,為每個人制訂治療方案。他告訴身邊的戰友:“每一名危重癥患者的臨床表現并非千篇一律,必須根據實際情況救治。”

  耐心問診,換來的是自己的放心、患者的信心。

  一位地方醫院影像科醫生,被感染后病情加重,心情沮喪。李文放問明情況后,連夜為這名被感染的醫生重新制訂治療方案。目前,這名患者病情轉危為安。

  “我們的救治給重癥患者帶來了信心,也給醫生同行帶來了希望。”李文放說,來到武漢的第一天,內心就受到了極大觸動:“看到一雙雙充滿希冀的眼睛,我常淚濕眼眶。”

  戰“紅區”,需要的不僅是勇氣,還要有這樣一顆時時把患者放在心上的“紅心”。

  進駐漢口醫院重癥監護室第一天,李文放遇到了從上海到武漢出差感染新冠肺炎的烏大叔。那時候,烏大叔情緒低落。見此情景,李文放說:“我是海軍軍醫大學教授,我們的重癥救護專業技術先進。我們有信心,你也一定要有信心!等你康復后,咱們一起回上海!” 聽到是上海來的解放軍醫學專家,烏大叔眼睛一亮,精神立刻振作起來。

  醫療隊離開漢口醫院轉戰火神山那天,烏大叔專門來找李文放合影留念。兩人共同約定:“上海見!”

  勇士之情

  “與一座英雄的城市同在,與這里的人們同行”

  夜深人靜的時候,李文放會悄悄把手機拿出來,看一段視頻。

  那段讓人動容的視頻,是他的愛人張英發來的。視頻里,張英動情地說:“你到武漢已經第10天了。從一開始的千頭萬緒,到現在的有條不紊,我真的為你感到自豪。保護好自己,才能更好地救治病人……”

  17年前,同為軍人的張英奔赴北京小湯山醫院,在那里戰斗了40多天;17年后,李文放在武漢火神山繼續同疫魔戰斗。

  從小湯山到火神山,這是相隔17年的責任傳遞。夫妻倆相繼赴“湯”蹈“火”,成為抗“疫”一線的戰地佳話。

  兩年前,張英退出現役。那天,她深情地對李文放說:“穿了22年軍裝,我明白該如何做一名軍嫂。”

  在妻子張英眼中,李文放有義更有情。

  寧夏西吉,紅軍長征勝利會師的地方。在那里,李文放曾成功救治一名60多歲回族老漢,還自己掏錢墊付了醫療費。10年過去了,李文放和老人一直保持著聯系,每月至少通一次電話。有句話,老人在電話里說了10年:“你這娃,千萬注意身體啊!”

  在李文放救治的眾多患者中,老人是極為普通的一位。這些年,李文放換了幾部手機,但他始終保存著所有打來的電話號碼。這些號碼的主人,有的是他搶救過的患者,還有的是患者的家人。逢年過節的時候,這些平靜的號碼都會熱鬧起來。李文放的手機屏幕上,滿是暖心的祝福。

  這些舍不得刪除的電話號碼,像音符一樣,組成李文放心中最動聽的歌。

  那是一首希望的歌。正如此時此刻,在驚心動魄的重癥監護室“紅區”,患者一次次為他和戰友們豎起大拇指。

  那是一種生生不息的力量。正如此時此刻,這座城市枝頭綻放的花。

  微博熱搜上,武漢最新的城市宣傳片里,有句話讓人覺得格外溫暖:“陰霾終將過去,有你們在,武漢不孤單。”

  “與一座英雄的城市同在,與這里的人們同行。” 李文放說,他并不孤單。

  勇士一往無前,但并不孤單。與愛你的人和你愛的人一路同行——那是勇士不斷前行的力量。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