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社會主義復興

朱志華:百年中共與世界共運

作者:朱志華 發布時間:2020-03-01 09:33:41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朱志華:百年中共與世界共運

  一、中共百年引領國之崛起和對世界共運的重大影響

  當今世界正面臨著百年變局的重大歷史時段,與此同步,中共從誕生到成長壯大,也走過了百年坎坷輝煌的世紀征程。從1848年“共產黨宣言”問世,到十月革命一聲炮響,社會主義完成了從空想到科學并取得勝利的華麗轉身,催生了中國共產黨從星星之火到燎原之勢的南湖啟航。社會主義國家的誕生,開辟了人類社會歷史的新紀元。中華民族經過28年的浴血奮斗,終于迎來了“站起來”的人民共和國。新中國在前30年的社會主義探索實踐中,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成就,也曾遭遇困難、挫折和失敗。毛澤東那一代共產黨人,為今日中國之和平崛起,奠定了堅實的精神和物質基礎。改革開放的后40年,中國的GDP總量從1978年的3679億元快速增長到2019年的99.1萬億元,人均GDP從385元增長到2019年的70892元,即10276美元,接近世界平均水平;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30733元,人均消費支出達到 21559元。中國的GDP總量在世界的排位,從40年前的第15位,躍升并穩居于世界的第2位;據很多中外經濟學家和國際組織預測,中國的GDP總量到2030年左右,將超越占世界經濟總量第一達126年之久的美國。

  回望中共從創黨革命到執政建設,以及改革開放富起來、強起來的百年之路,我們始終處在一個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誰戰勝誰、長期斗爭博弈的大時代背景下,中共始終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重要力量和中流砥柱。尤其是1991年蘇東巨變以后,國際共運處于空前低谷,資本主義制度地久天長了嗎?是否已成為“歷史的終結”?“社會主義紅旗還能打多久”?世界共產黨人都面臨著一個不容回避的嚴峻拷問。有幸的是,在以鄧小平、陳云等老一輩革命家為核心的黨中央領導下,我們打破西方封鎖,融入國際社會發展潮流,走出了一條符合國情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道路。隨著中國不斷走近世界舞臺的中央,世界聚焦中國,對發展中國家更顯現出強大的輻射力、影響力、吸附力。當年,蘇聯人民把自己偉大的共和國埋葬時,有90%的民眾盲目崇拜美國和相信西方的承諾,幻想自己很快就可以融入發達的資本世界,然而殘酷的現實徹底打碎了俄國人民的夢幻,北約一再東擴已壓迫到俄羅斯邊境,俄國的戰略空間不斷縮小,領土面積也面臨著再度分裂的嚴重威脅,國民經濟大幅度下滑,幾近崩潰邊緣。如今的俄羅斯民眾痛定思痛,夢碎以后痛恨資本帝國的狡詐狠毒,很多人重新懷念當年的社會主義蘇聯,然而歷史車輪不能倒轉,一切后悔都已太晚。而中國的和平崛起,就本質而言,是社會主義力量在全球范圍內的重新崛起和發展壯大。毫無疑問,如同十月革命的炮聲曾經照亮了全世界無產者爭取自由解放的道路一樣,21世紀中國社會主義的成功實踐,必將給國際共產主義運動注入強大的生命活力,成為引領人類社會走向和平友好、合作共贏、各國平等、人民共富的時代燈塔。

  二、百年中共再出發,關鍵在于自我革命、做強自己

  中共從“一大”建黨之初, 就明確提出消滅階級剝削和階級壓迫,建立公有制和無產階級專政的奮斗目標。這和我們今天所說人民共富,民族復興的追求本質上是一致的。經歷70年的社會主義探索,未來之路怎么走?這既牽涉到中共的黨運國運,也關系到國際共運的興衰成敗。某種意義上可以說,中共興,國家興,共運興,世界興,那么新時代中共面臨著什么樣的重大歷史考驗?

  (一)堅持社會主義共同富裕道路,大力發展經濟,不斷做大蛋糕,更要分好蛋糕

  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以公有制為主體,個私等多種所有制共存,使社會經濟更有活力,更好更快發展,實踐證明是相當一個時期國家發展的正確路徑。40多年的改革開放,我們已成功做好了上半篇文章,當前面臨的突出問題是貧富懸殊、兩極分化的趨勢十分嚴重。這個問題不解決,就有違共產黨人之初心,也背離了社會主義的本質內涵。在建黨百年之際,我黨攻堅克難,向人民承諾解決社會的絕對貧困問題,這是人類社會的巨大進步,也是制度優越的充分體現。一部分人一部分地區先富起來,其根本目的是為了做好人民共富的下半篇文章。經濟發展要做大做好蛋糕,中共初心、為民信仰更要分好共享蛋糕,努力將改革開放紅利更多地向基層勞動階級傾斜,這應成為中共今后一個時期經濟社會發展的重要指導思想和政策選項,也是作為社會主義中國向世界彰顯制度優勢,領航人類社會發展的標志和歷史擔當。

  (二)保持理論清醒和堅定理論自信

  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是中國共產黨人的思想指南和精神支柱。學習掌握科學理論,是永葆黨不變色,走社會主義道路不迷航的根本保證。恩格斯在馬克思墓前的演說,明確指出馬克思對全人類的兩大理論貢獻,即剩余價值學說和唯物史觀,在當今中國還是否適用?是否還需要用馬克思的兩大理論來分析研究中國社會?回答是堅定而明確的。尤其作為理論界,則更應直面社會實踐給我們提出的一系列問題。(1)中國社會是否還存在階級、階級矛盾和階級斗爭?我認為毫無疑問是客觀存在、不容回避的,關鍵在于如何正確的去認識和把握。“人民”這一概念包括了當下中國社會各階級各階層絕大多數人,而主體理所當然是指工農兩大階級和其他勞動者。階級差別、階級矛盾、階級斗爭既不應該擴大化,也不應該刻意回避和抹煞,憲法和新黨章對階級斗爭都作了符合國情的科學表述;(2)當代社會是否存在著新生的民族資產階級和資本剝削現象?回答同樣是肯定的,這也不應該回避。社會主義市場經濟允許和承認個私經濟成份存在,所謂民營經濟的本質就是個體經濟和私有經濟。個私經濟在幾十年的發展壯大中,其資本快速增殖擴張的過程,也是剩余價值不斷累積剝削的過程,更是培養造就新生資產階級的過程。2019年初胡潤富豪榜公布10億美元以上的富豪,截止到該年1月31日,中國的富豪人數已經達到658位,數量超越美國的584人,位列全球第一,這是需要引起黨和國家高度重視的一個案例。在共產黨執政、社會主義的特定歷史條件下,私有經濟、資產階級既有其剝削雇傭勞動不公平、不合理的一面,也有促進生產力發展,促進經濟社會生活繁榮,吸納大多數勞動者就業,增強國家綜合實力的積極一面,故在現階段的存在和發展,有其必然的邏輯合理性。同樣,作為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引導、駕馭私有資本的發展方向,也是當前和未來十分重要和迫切需要提上重大議事日程的政治課題;(3)在掌握馬克思主義階級觀、國家觀的基礎上, 作為各級領導干部,尤其必須懂得新中國為什么要實行人民民主專政?以及當代中國是否還要繼續堅持人民民主專政的國家學說,厘清社會主義法治的核心內涵和與西方憲政的本質區別,也即憲法所規定的國體要義。正確而科學的闡述以上三大理論問題,正是體現了共產黨人的理論自信,而一味回避掩飾社會實踐和人們思想上所提出的這些疑問,恰恰表現出一種理論上的虛弱和不自信。

  (三)作為一項重大國策,必須毫不動搖地發展壯大國有、集體經濟,這是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和方向,最終實現人民共富的根基和命脈

  這里有兩個問題必須正確認識和解決好。(1)國有、集體經濟是共和國的長子和長女,它和個私經濟承擔的社會責任不同已被無數實踐所充分證明。在這次全民抗“疫”斗爭中,召之即來,來之能戰的各省市區援鄂醫護人員達3.2萬多人,幾乎全是公立醫院的。從不同所有制的利潤歸屬走向分析,國有、集體經濟的資本資產以及所獲利潤,就理論而言歸屬全體國民和勞動群眾所有,這與國企經營管理改革創新是兩個不同范疇的概念。在同等條件下,政策和資源向國有、集體經濟傾斜也即句全體人民傾斜是理所當然、天經地義的,這是由我們國家的國體性質所決定的;(2)在當前形勢下,尤其要制定相關政策措施,大力扶持和發展農村農業集體經濟,進一步鞏固脫貧攻堅的成果,依靠自力更生和政府社會的幫助,讓農村貧困弱勢群體更快地富裕起來。有實力的國有工農業企業,要積極介入農村農業的發展,打造更多的國有現代化農業企業,讓更多的個體農民成為國有、集體農業企業的職工。

  (四)鐵腕反腐與永遠植根于人民群眾之中

  共產黨來自人民,為了人民,依靠人民。而一切腐敗行為都是背離宗旨,危害國家和人民的根本利益。縱觀古今中外,腐敗必然喪失人心,導致眾叛親離,政權更迭。改革開放以來,腐敗案例層出不窮,觸目驚心。腐敗不除,國將不國,勢將嚴重危及乃至顛覆黨的執政地位,故必須始終鐵腕治貪反腐。同時,對于那些政治上與黨二心,背叛黨綱和理想信念,詆毀黨的領袖,反對黨的政治主張等錯誤言論,全黨務須引起高度警惕。對于屢教不改的政治異己分子,必須敢于碰硬,申之黨紀黨規,切實改變目前說得多,做得少,不敢動真碰硬的短板現象!在加強黨風建設中,還須把反對官僚主義、形式主義的斗爭,擺到各級黨委和政府的重要議事日程上。這兩種“頑癥”歷來為人民群眾深惡痛絕,不堅決鏟除,必導致中共脫離群眾,損害黨群關系,猶如病毒瘟疫蔓延,侵蝕和危害黨的執政基礎,嚴防嚴控嚴治是黨風建設的重要課題。

  三、中國與世界融為一體,中共引領國際共運和人類進步事業

  中國和平崛起,已日益成為世界經濟、社會發展的動力引擎,中國需要世界,世界同樣離不開中國,二者深度融合已成為邏輯的必然。做好中國自己的事,為人類社會作出更大貢獻,關鍵在黨,核心密碼在于中共的領導力、戰斗力、凝聚力。中共的理想信念與奮斗目標,與世界共產主義運動的追求本質上是一致的。隨著中國崛起和全球影響力不斷擴大,中共引領國際共運和影響各國朝野政黨,并進而引領人類進步事業理當成為我黨的自覺擔當,以及履行國際主義義務和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責任使命。從這個意義上說,中國與中共、世界發展與國際共運,四者已不可分割地融合為一個有機共同體。 在這一偉大的歷史進程中,從國際共產主義運動的視角,來審視地球村74億人口、194個國家和地區,如何建構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宏偉藍圖,中國共產黨必須厘清有關的重要戰略命題。

  (一)關于中美關系

  在世界各種錯綜復雜的矛盾關系中,中美關系已上升為諸多矛盾中的主要矛盾。兩國的綜合國力雖有差距,但在不斷接近的過程中,美國日益感到焦慮不安。這不但是因為它的霸權政治面臨世紀性“挑戰”,更因為資本帝國受到所謂的“共產主義威脅”而惶恐仇視。中美兩國國體完全不同,即代表了根本不同的階級利益;兩國制度和意識形態的結構性矛盾是無法調和的。美國朝野兩黨、華爾街的資本統治者對此有非常清醒的認知,倒是我們黨內外甚至領導干部中,有相當一部分人對此認識模糊、不清醒。在2017年美國“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美國就把中俄兩國界定為“戰略競爭對手”,說的直白一點就是“潛在敵人”;2019年7月31日,特朗普又在美國佛羅里達州競選造勢活動時公然宣稱,中國是美國“在打敗蘇聯后遇到的又一個強大敵人”。“敵人”?!事實上美國早已用行動、且如今更用語言公開地表達了其真實的心聲。對此,中國共產黨人和中國人民必須丟掉任何幻想,時刻準備與美國的反華反共勢力進行堅決斗爭。我們熱愛和平,愿在和平共處五項原則基礎上與美國交往,共同跨越“修昔底德陷阱” ,但在涉及主權安全發展的核心利益問題上,我們絕不會拿原則做交易,吞下損害中國人民利益的苦果。習近平同志說,西方國家遏制我國發展的戰略圖謀是不會改變的,他們絕不希望我們這樣一個社會主義大國順利實現和平發展,在這個問題上我們要保持高度警覺,不能抱任何幻想。在當前形勢下,提高全黨對美國統治階級本質和中美全面斗爭的長期、尖銳、激烈、復雜性認識,提高美國對我心戰滲透、實施“政治轉基因”戰略的警惕性極為重要。馬克思主義學者在這方面理當承擔起義不容辭的職責。

  (二)關于“一帶一路”的中國倡議

  這是以平等合作,發展共贏,惠及世界各國人民的偉大世紀工程。其道義的力量,實踐所收獲的成果,已從沿線65國輻射到整個地球村,中國的朋友圈越來越大,如同許多外媒和l國外專家學者所言,中國倡導的“一帶一路”已成為領航世界潮流的3.0版全球化。“絲路”理念所倡導的“共商共建共享”原則,體現的正是國家無論大小貧富強弱,都是國際社會平等的一員,各國奮斗的共同目標,即是構建人類社會的責任共同體、安全共同體、利益共同體、命運共同體,而絕不是狂妄自大的所謂“美國優先”。就中國的全球戰略視角而言,“一帶一路”倡議也是對沖乃至打破美國對我戰略圍堵,在國際舞臺上與世界各國結成更廣泛統一戰線,進一步壯大我國綜合實力的現實選擇。隨著中國走向世界,利益邊疆不斷向海外拓展延伸,我們必須與時俱進的調整和改變原來的戰略思維,加快和優先發展我國的國防軍事力量,加快“投子”我國的海外戰略支點,加快布局域外的軍民兩用基地建設,以切實維護和保障我在海外的經濟利益和機構人員安全,更便捷地履行聯合國維和及其他各項任務,以更好地承擔起中國作為世界大國的國際責任。同時中國警方要不斷擴大和加強與各國警方的執法合作,共同打擊國際犯罪和暴力恐怖主義活動,以確保“一帶一路”標志性工程項目和人員機構的安全。

  (三)關于大力加強與各國共產黨及其他政黨的密切聯系與合作

  在國際共產主義運動中,堅持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各國共產黨、工人黨歷來就有相互支持、相互幫助的光榮傳統,從全球戰略視野出發,做好新時代這篇大文章尤為重要。無論是傳統意義上五個共產黨執政的社會主義國家,還是具有社會主義思想且已執政的他國政黨,或是以馬列毛為思想指導的各國在野黨及社會團體,都是我們在國際斗爭中需要支持和依靠的力量。在堅定自我戰略定力和政治底線的同時,與各國政黨,無論其代表著什么樣的階級利益和群體利益,都要廣泛接觸交流和尋找合作的共同點。作為以共產主義信仰為綱領的各國政黨,黨同重誼,尤要加強聯系與合作,妥處認識和利益上的矛盾,共謀國際共運大局趨勢,這篇文章大有可為,大可作為。做好政黨交往的潛力和拓展空間非常之大,這對于擴展中共和中國的國際影響力、感召力、引領力,結交、團結、爭取更多的各國朋友,建立廣泛的國際統一戰線,有著十分重大的現實意義和長遠意義,理當提到我黨對外工作的重要議事日程上來,精心謀劃,全球布局。

  (四)關于海外文化軟實力和話語權建設

  中共領導新中國70年的發展,超越了許多西方發達國家四五百年的歷史。世界各國在深感震撼的同時,也紛紛在研究探尋中國發展的政治密碼。作為中國自身,更要為國際社會提供自己的思想、智慧、文化、理論。讓中國聲音、中國故事更廣泛地傳播到世界各個角落,這是當代共產黨人的歷史使命和責任擔當,也是中國外交戰略、國際共運和擴大朋友圈的迫切需要。2020年1月20日,美國知名公關公司愛德曼,公布了最新的全球信任度調查報告。其中“對資本主義制度的看法”,調查了全球28個國家和地區的3.4萬名受訪者,有高達56%的受訪者認為“現存資本主義制度弊大于利”,其最突出的弊端就是日益加劇的社會不平等。高達78%的受訪者認為,當今世界“富者越富,窮者越窮”。在達沃斯論壇上,愛德曼集團總裁稱這是“民主制度的敗退”,未來十年亟待解決。馬克思主義則認為,這是世界資本主義的必然“痼疾”,靠其自身力量不可能從根本上得到解決。只有社會主義制度和道路,才是全球各國與世界人民走上共同富裕、民主平等的唯一出路。這既是中國70年和平崛起的政治密碼,也是國際共產主義運動必然復興的內在邏輯。互聯網時代,思想文化、意識形態沒有國界,所謂的“去意識形態”“非政治化”完全是一個偽命題。中國共產黨人,國際共運的軟實力和話語體系,本質上就是建立在馬克思主義和科學社會主義的信仰基礎上,以中國特色的成功實踐和中華民族的優秀文化,不斷解構“西方中心論”和話語權的歷史過程,而煥發強大的國際道義力量,感召和凝聚世界各國人民的人心,才是實現人類大同,構建各國命運共同體的必然要求。

  2020年2月1日初稿,于2月26日修改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