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中華民族復興

張宏良:中國左派絕不能為資本家站崗放哨

作者:張宏良 發布時間:2020-02-24 20:45:33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我們批評了那些政協委員大災之年不去呼吁救災而去呼吁救老板的做法,馬上引來了一些人的攻擊,說什么憑借一張空嘴抗拒不了災情,只有給老板發錢,讓老板開工,工人才有工作,國家才有稅收,才有能力抗擊災情,結論就是國家應該把錢集中起來交給老板去賺錢,而不是把錢用來救災救全國。真不知道人要齷齪下流到什么程度才會提出如此不要臉的邏輯和要求。

  什么叫眾志成城共渡劫難?就是國家和老百姓遇到了災難,此時需要大家聯合起來,有力的出力,有錢的出錢。現在窮人老百姓已經不顧傳染風險和個人安危出力出到了最大限度,該是富人和老板出錢時候了,可這些富人和老板不僅不出錢,反而聯名向國家要錢,特別是在貧富兩極分化極其嚴重的中國,平日里把錢財搜刮干凈也就罷了,可在這威脅全國人民生命安全的大災期間,還要趁機去發國難財,請問古往今來歷朝歷代,在大災之年有過這么不要臉的富人老板嗎?

  那么多醫護人員在抗災前線天天冒著被傳染的風險在豁出性命救死扶傷,那么多社區工作者,環衛工人,快遞小哥,社區保安等無數勞動者同樣冒著被傳染的風險在為大家躲避災難創造條件,還有那么多有良知、有責任、有擔當的國營和私營企業家在咬著牙關支援抗災前線……這一幕幕感天動地的抗災情景,即便是魔鬼看到了也會立地成佛。可是卻絲毫觸動不了這些被馬克思稱為“資本人格化”的獸性本質和冷血特征,居然打起了全國政協的旗號向國家要錢去發財!

  這些政協委員(或許本身就是老板)可能會說要錢是為發展經濟,請問黃世仁霸占喜兒,南霸天抓回吳瓊花,哪個不是為了發展經濟?難道為了發展經濟就可以傷天害理嗎?就可以在大災之年把災民的錢集中起來交給富豪去賺錢發財嗎?請問古今中外有哪個朝代這樣干過?本來作為全國政協委員,此時應該反思和研究的是,為什么已經絕跡70多年的瘟疫會再次復活?我們應該如何改變發展方式,才會避免下一場災難到來。可是你們卻聯合起來呼吁國家給富豪老板發錢,良知何在,天理何在?

  最可笑的是前來挑釁的這些人居然打起了毛主席的旗號,聲稱就算是毛主席活著也會先救老板,一聽就是個左派五毛黨。現在左派五毛黨一大特點,就是打著毛主席的旗號為資本家及其代理人站崗放哨,一張口就是毛主席活著也會如何如何,如何進行私有化改革,如何對美國全面開放等等,并且和他們的祖師爺一樣,聲稱這才是“完整準確的毛澤東思想”。可以說,“就算毛主席活著也會如何如何”,已經成了左派五毛黨的一個固定語式,由此給紅色事業造成了巨大危害。

  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在這些左派五毛黨手里,已經完全變成了他們要求左派給資本家站崗放哨的一個理論依據。當年馬克思去世后,他們是打著馬克思主義的旗號為資本家效力,打擊無產階級革命力量;如今毛主席去世后,他們又打著毛主席的旗號復辟資本主義,要求左派為資本家站崗放哨。誰不為資本家站崗放哨,他們就說誰是反體制反國家,其危害作用,不知道要比那些公開反對馬克思主義毛澤東思想的漢奸右派大多少倍!

  可是很多左翼群眾卻總是被表面現象所迷惑,認為這些左派五毛黨是歌頌毛主席的,是愛國的,對他們的本質看不清楚,往往在一些重大問題上會被這些左派五毛黨所利用。在此我們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馬克思主義從誕生那一天起,一直存在著真假馬克思主義之間你死我活的殊死博斗,這個斗爭甚至比對于資產階級的斗爭還要更加殘酷。列寧生命的最后階段,幾乎完全放在了與打著愛國主義旗號的社會民主黨的斗爭上,毛主席晚年更是把全部精力幾乎全都放在了與打著馬克思主義旗號的走資派的斗爭上。

  所以大家在辨別真假左派的時候,千萬不要只看他們打誰的旗號,而是要看他們在誰的立場上替誰說話。千萬不能因為汪精衛天天歌頌孫中山就認為他不是漢奸;不能因為那些改革派打著馬克思主義的旗號就認為他們不是復辟資本主義;現在同樣不能因為那些左派五毛黨口頭上歌頌毛主席,就跟著他們去為資本家及其代理人站崗放哨。

  在此需要強調說明的是,我們不是不要發展經濟,而是目前發展經濟,激活企業產能的最好方式,并非是國家花錢去推動私營企業的發展,而是應該借此機會把這些私營企業改造成為社會主義公有制企業,或者像新中國那樣實行全民所有制和集體所有制,或者像俄羅斯那樣實行國家所有制,或者像美國那樣實行員工集體所有制,總之是把企業由私有制變為公有制,這是“順之者昌,逆之者亡”的全世界發展的大趨勢,也是目前恢復經濟發展的最好方式。大家可以想一想,美國等西方資本家為什么要主動搞員工持股制度,不就是因為它能夠激發員工的巨大積極性,煥發企業的巨大產能,賺取更多利潤嗎?

  并且這件事情很容易做,幾個會計師和律師幾天就能形成一個改制的決定,只要決定一出來工人的積極性就激發起來了,具體方案和過程或長或短都沒有關系。就像共產黨進城后工人知道這些企業是自己的了,哪怕仍然是資本家管理也會倍加愛護。具體做法也都是現成的,或者由國有企業來兼并,兼并后就不需要解決缺錢問題了;或者實行員工持股制度,把企業變成全體員工共同擁有的企業,還可以引進一部分抗災英雄作為榮譽員工持有股份,形成具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員工持股制度,等等。

  總之,俄羅斯企業能夠搞的公有制,美歐企業能夠搞的公有制,作為社會主義國家的中國更應該搞也更容易搞。如此以來,我們就能夠把在這場災難中形成的眾志成城,通過公有制改革固定下來,形成一個團結奮斗、眾志成城的新常態,把危險變成機遇,真正實現多難興邦。這才是全國政協委員應該干的事情。全國政協委員絕不應該是私人老板的公關經理,絕不能只為私人老板呼吁,而應該為全中國人民呼吁。作為中國左派更不能聽信五毛黨的忽悠,打著毛主席的旗號去為資本家站崗放哨。

  2020年2月24日

  關聯閱讀(一):

張宏良:為富人請命,為老板請命,這也可以算是千古奇觀了!

2020-02-23

  大災之年不是為災民請命,不是為窮人請命,而是為富人請命,為老板請命,這也可以算是千古奇觀了!至少在有文字記載的歷史上前所未有!

  張宏良微信號:zhanghongliang108

  張宏良新浪博客:http://blog.sina.com.cn/zhl010

  關聯閱讀(二):

22位全國政協委員火速聯名為民企請命!!

冬日陽光的小書房

  疫情之下,民營企業尤其是服務業企業遭遇挑戰,如何幫助他們順利度過?據2月22日羊城晚報報道,全國政協委員、廣東省新的社會階層人士聯合會會長黃西勤聯合其他21名全國政協委員向全國政協提交提案,從多個方面建議出臺政策措施,支持民營企業共渡疫情難關。

  建議減輕企業租金負擔

  疫情發生后,多地啟動重大公共事件一級響應,延遲了企業復工時間,許多企業面臨著租金的壓力。

  根據物業管理行業的調研報告顯示,中小企業非國企的物業占到81%。很多民企的物業租金壓力并沒有得到緩解。受疫情影響,大部分租賃企業完全收不到租金,中小業主不是不配合降租倡議,而是有按揭要還。

  委員們建議通過減免產權方房產稅的形式減免租金,從而轉化成給租賃企業減免租金。參照深圳市政策,對所有行業受疫情影響的困難企業免征3個月的房產稅、城鎮土地使用稅;同時建議借鑒中銀香港“物業按揭貸款可還息不還本”金融服務支持行動,對有銀行貸款的租賃企業,只要有租賃合同,半年內,只付按揭利息、不付本金,并支持租賃企業核算成本后將優惠給予租客,紓緩企業還貸壓力的同時,緩解其他作為承租方的民營企業的租金壓力。

  建議疫情后再發布財報

  推遲復工或開業,企業現金流無疑會受到影響。委員們建議嚴格落實規定,嚴守合同法,緊抓大型企業及時支付中小企業款項,維護中小企業合法權益,幫助企業穩定現金流并恢復正常生產經營。

  本次疫情恰巧在年初,上市公司及大型央企等均面臨報送經營報表及財務報告的工作,公司財務人員及審計機構及評估機構受到疫情限制大多無法完成現場核實的工作,委員們建議證監會及國資委出臺推遲上報業績的政策,待疫情過后完成公告。

  委員們還建議,簡化稅收優惠辦理手續的同時,擴大稅收優惠范圍,在防疫期間對現代服務業應納增值稅、城市建設維護費和教育費附加減征50%,用于補貼防疫物資費用投入。對于經營分散式住房租賃業務的企業,增值稅由5%減至按1.5%征收;對于集中式公寓,參照酒店按照6%征收增值稅。

  建議設立專項基金援助中小企業

  此外,委員們還建議針對創辦不滿三年、符合國家產業政策導向的中小企業,成立初創期成長型中小企業疫情脫困專項援助基金,統一向社會集中采購可預防并應對危機的供應鏈、運營管理等培訓服務和法律、會計、資產評估、專利代理等專業服務,幫助企業防范經營風險,提升企業的高質量發展水平。

  另外,建議借鑒西方營業中斷險(對企業因政府機構行政命令而發生營業中斷并導致的損失,一般都設置了最高50%投保比例的限制)的經驗,推動保險業將企業作為突發公共衛生事件風險管理服務的重點,針對民營企業開發專門的保險產品,解決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事后階段”企業的補償、穩定和持續問題。

  據悉,提案者包括全國政協委員黃西勤、于欣偉、魯曉明、陳倩雯、蘇權科、朱征夫、黃玲、鄧文基、熊水龍、魯修祿、潘明、溫思美、許玲、張恒珍、林娜、吳以環、蔣洪峰、陳偉忠、葉順興、蘇洵、朱山、郭紅霞。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