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東方文化復興

李克勤:毛主席對大批有科學良心的科學家情有獨鐘【組圖】

作者:濟學 發布時間:2020-02-29 09:13:12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李克勤(jixuie)題記:在戰爭年代毛主席就十分重視知識分子,包括科學家。全國解放以后,毛主席親自制定了黨的知識分子政策,產生的效果是有目共睹的。有人總是陰陽怪氣含沙射影指責毛主席“迫害知識分子”,這個問題今天該是要說清楚的時候了。毛主席喜歡的是有科學良心的科學家,如李四光、錢學森、朱光亞、華羅庚、鄧稼先、林巧稚、談家楨、黃家駟,等等。為了培養更多這樣有良知的科學家,毛主席有大思路大格局,從戰術上講毛主席強調對知識分子進行改造,使那些從舊社會過來的多少帶有小資產階級情調的人,逐漸和工人農民打成一片,也成為社會主義新人;從戰略上講,毛主席有個教育大布局,老人家定下的教育方針及其貫徹執行,在中國教育史上是史無前例的道器變通。新中國具有科學良心的科學家不是少,而是多,數學陳景潤,醫學科學家屠呦呦,計算機科學家胡偉武,就是典型代表。

  1.科學家的良心為什么如此重要?

  2.改造世界觀是毛主席對科學家的愛護

  01

  —

  科學家的良心為什么如此重要?

  有人喜歡談法治如何重要,甚至搞出“法律至上”,以為法律可以解決一切問題。真是這樣的嗎?

  就科學研究而言,假如一個科學家研制出來一種全新的藥物,用來犯罪,如何法治?

  顯然,靠法治只是一個事后處理。

  怎樣減少或者避免不良科學家的犯罪?

  這就得“治未病”,外國有良知的學者強調的是科學良心,這當然也適合中國。

  邁克爾·波蘭尼(1891-1976)是一位英籍猶太裔物理化學家和哲學家。他有一本著作《科學、信仰與社會》,其中有這么一段話:

  張一兵在波蘭尼這本書的《代譯序·科學、個人知識與意會認知》里,有這么一段分析:

  【1930年代末期到1950年代初,波蘭尼撰寫和發表了大量經濟、社會與科學哲學方面的作品,其中最重要的是根據‘洛德演講’整理出來的

  他第一次明確提出了科學與價值、科學家個人與科學理性權威的內在關系,以此成為科學歷史學派的重要思想先驅。】

  最近這幾十年中國出現了販賣毒品,還有制造毒品的案件,這都和某些科學家有關。

  這次疫情蔓延,人們對科學研究領域的倫理問題,更加重視。

  法治當然是不可缺少的。可光靠法治能解決根本問題嗎?

  新中國在毛主席領導下,科學家為什么就沒有這些烏七八糟的事情呢?

  毛主席對有良心的古今中外科學家,情有獨鐘,而且毛主席構建了一種文化氛圍,在其中科學家的良心得到保護,有良心的科學家是得到社會擁戴的,而對于科學家可能的不良思想,毛主席是采取采取改造世界觀的辦法,加以預防的。事實證明,那是必要的,是想得通說得通,也行得通的,是毛主席獨創的道器變通。

  02

  —

  改造世界觀是毛主席對科學家的愛護

  1980年我上大學不久,在報紙雜志上看到有一篇文章說,那些在“五七干校”勞動過的知識分子,身體都很好。這個事情是在像蔣筑英羅健夫這樣的幾位中年科學家,因過度勞累英年早逝后提出來的。

  知識分子脫離群眾是很危險的,這應該不需要再用實踐來檢驗吧。

  科學家就是真理的化身嗎?

  顯然不行。

  在科學技術史上,古今中外都存在失去良心的科學家,尤其是到了資本主義階段,為了賺錢而昧著良心干壞事的科學家也是一直就存在的。

  而歷史上杰出的科學家,往往是品德上也是過得硬的,或者說,未有品德高尚,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才能成為杰出的科學家。

  愛因斯坦在《悼念瑪麗·居里》演講中說:

  對于一個科學家的道德品質來說,基礎的就是良心。

  在毛澤東文化里,毛主席是從革命事業后繼有人角度,來考慮培養什么人的問題的,對人的基本要求當然要講良心,同時也有更高更全面的要求。

  毛主席對科學家的激勵從來就是用理想信念的,在延安時期,有位國際主義戰士白求恩,不僅醫術高明,而且在醫療器械方面有自己的發明創造,完全可以算得上一位科學家了。毛主席寫過一篇影響深遠的文章《紀念白求恩》。

  毛主席深刻地指出:

  這里明確提出了“5種人”,可以作為毛主席對于包括科學家在內的所有革命者一種期待。事實上毛主席也是這樣去培養一代又一代社會主義新人的。

  從青少年時代開始,毛主席一直不斷地致力于改造中國,其中培養新人,后來叫培養社會主義新人,可以說是毛澤東文化的一個顯著標志。

  《毛澤東對西方政治文化的影響》 (《湖南科技大學學報:社會科學版》2008年第4期,作者:[美] 安德魯·羅斯 美國紐約大學)有這么一段:

  《關于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問題》是毛主席在最高國務會議第十一次(擴大)會議上的講話,一九五七年六月十九日在《人民日報》發表。這是主席在社會主義時期最重要的著作之一。它運用唯物辯證法科學地分析了社會主義社會的基本矛盾,第一次提出了正確處理人民內部矛盾的命題,闡述了社會主義建設中的一系列重大問題,為我國社會主義事業的發展奠定了理論基礎,是對馬克思主義的科學社會主義理論的重要豐富和發展。

  就在這部著作里,毛主席提出了我黨的教育方針:

  通常說的良心,屬于德育范疇。

  毛主席說的這個受教育者,其實包括社會主義新中國的所有人,他本人不也是其中之一嗎?

  毛主席總是耐心傾聽群眾呼聲,親自到基層去調查研究,難道毛主席不是自覺接受普通勞動者的教育嗎?

  毛主席以身作則,像他自己說的“要做人民的先生,先做人民的學生”,所以人們才對他心服口服。

毛主席和李四光、錢學森親切交談

  毛主席作為革命導師,也才會得到人民的真心擁戴,新中國在他的領導下,才能吸引一大批像李四光、錢學森、朱光亞、華羅庚等等這樣的海歸科學家回來參加建設,才能培養出包括像陳景潤、屠呦呦在內的更多的新一代科學家。

  毛主席用社會主義的公有制,解除人們生活的后顧之憂,讓科學家不為錢所累,同時用理想信念教育引導科學家為社會主義事業奮斗,產生包括兩彈一星、核潛艇、人工合成胰島素、雜交水稻、青蒿素、針刺麻醉,等等這樣世界級的科技成果。

  李克勤(jixuie)后記:毛主席對古今中外有良心的科學情有獨鐘。

  新中國的科技事業,在毛澤東時代不僅奠基,而且有了突飛猛進的發展。毛主席領導科學家,以及培養科學家的道器變通,這是古今中外絕無僅有的。從靜態講,毛主席對中國這塊土地的社會主義事業,保持了不變的理想信念教育,可謂以不變應萬變;從動態講,毛主席在新中國成立后,不斷用新思想新觀念新方法來引導各個年齡層次的人,不斷去改造自己的世界觀,努力成為社會主義新人。這一靜一動,一陰一陽謂之道,這完全想得通說得通行得通,是毛主席絕妙的道器變通。

  毛主席為培養健康的人而醫治人身體上的病,他更注重醫治人道層面的思想之病。毛主席在醫國層面,避免了科學家搞那些為了金錢而失去良心的事情,這是有制度保障的。這是當前我們要特別關注,并且需要刻不容緩著手變革的,這是一場新的不得不完成的道器變通。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