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東方文化復興

詩朗誦|如果雷鋒多活十年……

作者:于泮泉 發布時間:2020-03-01 08:58:19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抗擊新冠疫情到了關鍵時刻,不能忘記“向雷鋒同志學習”。“兩會”應該推遲,學習雷鋒不能間斷——抗“疫”時間尤其不能缺席了“雷鋒”。

  年年學雷鋒,但知道真實的“雷鋒”(精神)是什么樣嗎?知道有人竭力想打造出一個只曉得“做好事”的“雷鋒”,一個“自愿者”就能囊括得了的“雷鋒”,一個對任何人都無害、能夠體現出美國式普世價值的“雷鋒”嗎?

  十年前的3月1日,我的一篇朗誦詩在一個非主流網站發表后,立馬就有素不相識的熱心網友用不同形式予以轉發,還有網友多次通過大紅標語抗拒刪帖,力圖讓它盡可能長久地留在不同的網頁上,讓更多網友看到它。時光荏苒,至今則僅能在網上聽到一篇完整的配樂詩朗誦①、看到一篇殘缺不全的配樂圖文②了。為更準確、全面地闡發(以防曲解)雷鋒精神實質,在補上一段被刪除的文字,增補了幾段注釋,并做了多處修改而又大體保持原貌基礎上在此重發,以紀念毛主席“向雷鋒同志學習”題詞發表57周年。

  詩朗誦|如果雷鋒多活十年……

  于泮泉

  又到了陽春三月,

  又到了記起“向雷鋒同志學習”的日子。

  雷鋒,

  這個響亮的名字,已走遍中國,

  深入人心;

  雷鋒,

  多么響亮的名字,已跨過國門,

  走向世界。

  特別是,又曾走進美利堅。

  要知道,

  有人對“特別是”可是情有獨鐘喲!

  雷鋒是平凡的,

  平凡到他只是個戰士,

  也許還是位班長;

  雷鋒又是偉大的,

  偉大到他的精神、他的影響足以超越將軍,

  也許超越元帥。

  只可惜啊,只可惜,

  雷鋒,只活了短短的二十一歲③。

  如果,他多活十年,

  對,

  十年!

  如果雷鋒再多活十年,

  豈不會創造出更多、更多的精神財富?

  也許會讓他跨過地球、

  穿越銀河系,

  光耀宇宙!

  十年。

  十年是個什么概念?

  十年,那就會經歷文革,

  體驗到“史無前例”。

  “這又有什么關系呢?”有人說,

  雷鋒不是有一段名言嘛:

  “人的生命是有限的,

  可是為人民服務卻是無限的;

  我愿把有限的生命,

  投入到無限的為人民服務之中去。”

  即使經歷文革,

  他也會矢志不移。

  哪怕不同人對“人民”的解讀

  不一。

  ——雷鋒精神永恒,

  會變得毫無懸疑。

  我相信這一點。

  盡管有人至死都不會真心去實踐那五個字,

  也并不妨礙他滑稽地爭搶“為人民服務”

  這桿大旗。

  可是,

  雷鋒還有另一段名言:

  “讀毛主席的書,

  聽毛主席的話,

  照毛主席的指示辦事,

  永遠做毛主席的好戰士。”

  ——這可是無法任意曲解的啊,

  即使有人竭力妖魔化毛澤東。

  面對“史無前例”,

  雷鋒會無動于衷嗎?

  要知道,

  那可是毛主席親自發動和領導的呀!

  “那又會怎樣呢?”

  人們會問。

  他會“關心國家大事”,

  投身“造反有理”;

  也許會直線上升,

  直至中央委員、中央政治局委員,

  乃至黨中央副主席。

  就像王洪文、陳永貴、吳桂賢、邢燕子……

  探索著活生生與實實在在的

  人民民主。

  即使這樣,

  他最終的歸宿也難以預料。

  王洪文?不說也罷④。

  是非曲直

  自有人民去做評價。

  也許,

  打破慣例傳統的改革精神

  更該堅持、光大。

  有了公務員隊伍

  能進能出、能官能民、能上能下,

  才會有人民群眾真正的

  做主當家。

  還是說陳永貴吧。

  陳永貴,

  那可是農民出身的無產階級政治家。

  雖然

  這只是我個人的看法。

  合作化運動中,

  他憑著一位共產黨員的良知,

  主動離開“好漢組”,

  硬是撐起“老弱組”一片天。

  從互助組、合作社、到人民公社,

  他一直堅守在時代的最前線。

  三戰狼窩掌,

  決勝虎頭山;

  “從來沒有過的大旱,

  從來沒有過的大干,

  換來了從來沒有過的大豐收”,

  從來沒有要過國家一分錢。

  他的精神,可鑒日月;

  他的思想,不遜雷鋒。

  對照日后的小崗,

  那可是一個地下,

  一個天上。

  “農業學大寨”,既是對大寨人,

  也是對陳永貴

  最高的獎賞!

  他進了政治局,身上沒有包袱,

  公然決定:

  “四清”中被打倒的基層干部

  要統統平反。

  理由就在于,那是“打擊一大片,

  保護一小撮”的惡果,

  那是形“左”實右的產物。

  他當上了副總理,依然沒有包袱,

  履行承諾:

  每個人所欠“備戰、備荒”債務全免,

  包括反、壞與地、富。

  他完全領略了人民民主專政的真諦⑤。

  更不須說,他已是黨和國家領導人,

  竟然忘記取下頭上的白毛巾;

  照樣參加集體生產勞動,

  照樣拿公社社員的工分。

  他有雄渾的“反潮流”精神,

  不會老去琢磨,如何“同×××保持一致”,

  只要它符合共產黨人的使命、宗旨與初心。

  斗轉星移,

  陳永貴的名字

  逐漸淡出了人們的視野;

  改革開放,

  更讓“農業學大寨”

  不再被提起。

  拖累著“工業學大慶”

  也漸漸被忘記。

  當然,還是留下了去世多年的王進喜

  ——那也是情非得已。

  建國六十年間,

  有突出貢獻的英模人物中

  找不見“陳永貴”三個字;

  八寶山革命公墓中,更容不下此

  “陳副總理”。

  ——既不會與時俱進,

  又不能附勢趨炎,

  他陳永貴算老幾?!

  邢燕子是幸運的,

  她的“中央委員”只是虛銜,

  遠不如當今人大代表、政協委員

  之榮耀;

  雷鋒也是幸運的,“向雷鋒同志學習”,

  偉人的聲音一直在不間斷地響起。

  如果雷鋒多活十年,

  會有變化嗎?

  當然。

  “當然”就在于,

  雷鋒還有第三段名言。

  “對待同志要像春天般的溫暖”,

  這句話沒問題呀!有人說。

  “對待工作要像夏天一樣火熱”,

  這也對呀,

  就像時髦的奧運精神、女排精神、國慶閱兵精神,

  ——有人說。

  “對待個人主義要像秋風掃落葉一樣”,

  哎呀,那可不行!

  個人主義可是個好東西。

  掃光了它,

  怎么堅持和發展

  起決定作用的市場經濟

  —— “同國際接軌”?

  “對待敵人要像嚴冬一樣殘酷無情”。

  嘿,

  這就更不能容忍了!

  原來雷鋒

  也是“以階級斗爭為綱”的實—踐—人?!

  有了他,

  還會有資本、權貴、公知們

  為所欲為的民主、自由和人權嗎?

  還有那“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

  一聽

  心里就別扭⑥!

  君不見,

  縱然“偉大”如馬克思、恩格斯、

  列寧、斯大林,

  名字

  也只能靠后⑦!!!

  如果雷鋒多活十年,

  “向雷鋒同志學習”

  將會同“農業學大寨”、“工業學大慶”、“全國學人民解放軍”一樣,

  變得悄無聲息。

  ——更可能的深切悲劇,

  姑且

  不去臆想與提及。

  盡管偉人的聲音

  仍會響徹在人民的心底。

  雷鋒是不幸的,

  因為他只活了短短的

  二十一歲;

  雷鋒又是萬幸的,

  因為他

  只活了短短的二十一歲!

  ——幸乎?

  悲乎??

  都是十年“動亂”惹的禍?

  好像不是……

  不是……!

  注釋: 見https://video.tudou.com/v/XMTk5OTA3NjgyNA==.html?__fr=oldtd 見https://v.youku.com/v_show/id_XNjUwMTY2OTY0.html?refer=seo_operation.liuxiao.liux_00003303_3000_Qzu6ve_19042900 雷鋒,1940年12月18日出生在湖南省望城縣一個貧苦農民家庭。1962年8月15日,雷鋒在一次意外事故中不幸因公殉職,當時,尚未滿22歲。 這一段話,因怕涉敏,先前發表時被網編刪掉了。其實, “史無前例”時期(不是只有改開時期才有)的改革,如老中青 “三結合”的改革,乃至WG前 “兩參一改三結合”的改革,無論出于何種考量,回避了王洪文,都是無法說到位的——工農兵代表不僅要站到國家各類管理崗位上,而且在這些崗位上,還要當主角!毛主席認為,同勞動、教育、社會保險等方面的權利相比,管理國家、管理軍隊、管理企業、管理文化教育的權利,才是工人階級和廣大人民群眾最重要的民主權利,如果沒有這些權利,其他權利也會失去。 人民民主專政的真諦在于,一方面要保證人民群眾享有充分、真實、廣泛的民主權利;另一方面,對敵對勢力與敵對分子,則必須實行專政(否則,人民政權就不能鞏固);對革命隊伍中的修正主義思潮與私心雜念也要批評斗爭(否則,革命干部就難以長久保持人民勤務員的本色,人民當家作主就無從談起)。由此,對解放初期沒有改造好的地主分子、富農分子、反革命分子、壞分子(即應戴“四類分子”帽子的人)就不能放任不管。但在經濟上,則要一視同仁,按勞分配,同工同酬,保護其人格尊嚴。改造好了,就要及時給其 “摘帽”,讓他與人民群眾享有同樣政治待遇。 眾所周知,雷鋒是偉大的共產主義戰士。這可很對不上公知們的口味。例如,茅于軾先生就說:共產黨改名字,有不少人響應。這是名正言順的。 在不信馬克思主義、不曉得實事求是的不列顛,可以把馬克思評選為100位影響世界千年的思想家的第一位;而在以馬克思主義為行動指南、崇拜實事求是的中國,《環球時報》評選出的影響新中國的60位外國人中,馬克思、恩格斯則只能排在第6、第7位,競不如資產階級思想家盧梭(第2位)、生物學家達爾文(第5位)、童話家安徒生(第4位);列寧、斯大林則排在13、15位,遠不如半數以上中國人不知為何物的那個不倫不類的弗洛伊德(第10位),也不如俄國資產階級文學家托爾斯泰(第8位)、印度詩人泰戈爾(11位),實在荒謬至極!而且,赫魯曉夫(25位)、戈爾巴喬夫(52位)以及諸多美國文體明星、導演、資本大亨、金融大亨的名字也赫然在列;而對中國革命與建設產生過重大影響的斯諾、斯特朗、寒春陽早陽和平、季米特洛夫、伏契克、小林多喜二等人則完全不見蹤影;更全然不顧及網上投票中把列寧評在第一位的人民群眾主流民意!回避了著名的反面人物杜魯門、麥克阿瑟、杜勒斯、克林頓……這是否在暗示著什么——是否暗示有人急欲用資產階級的盧梭、達爾文、弗洛伊德、托爾斯泰、泰戈爾,乃至眾多文體明星娛樂至死的思想取代馬恩列斯的思想為黨和國家的指導思想呢?或者,是否暗示有人希望中國走上赫魯曉夫、戈爾巴喬夫以及他們崇尚的美國大亨、明星們指引的道路呢? 是否暗示有人希望中國人民盡快忘掉美帝曾經給我們造成的極大傷害,盡快忘掉美國佬曾經在中國人民面前碰得頭破血流、遭受過慘重而可恥的失敗呢?

  附記:這一篇朗誦詩,若有網友以完整文字,或以配樂詩朗誦、配上雷鋒、陳永貴圖像與相應文字(均可不包括序言、注釋與附記)等形式轉發到網上,發郵件到[email protected]網址上通知我,我會求之不得,視為自己的戰友。但謝絕省略作者,謝絕刪改、不完整呈現或移作商用等任何他用。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