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熱點聚焦

支振鋒:論文不是科研收割和掠食工具

作者:支振鋒 發布時間:2020-03-01 10:45:43 來源:環球時報 字體:   |    |  

  2020-02-27 06:37

  繼上月底發文要求科研人員“把論文寫在祖國大地上”,科技部又分別會同財政部和教育部,研究制定了《關于破除科技評價中“唯論文”不良導向的若干措施(試行)》和《關于規范高等學校SCI論文相關指標使用 樹立正確評價導向的若干意見》,明確提出破除“科技評價中過度看重論文數量多少、影響因子高低,忽視標志性成果的質量、貢獻和影響等‘唯論文’不良導向”。

  事實上,我們必須對幾個事情捫心發問:科研工作者的職責是什么?科學研究的初心是什么?論文發表是為了什么?這些是對我國科研管理體系和研究倫理的拷問。“搶發論文”和對外國期刊過度倚重暴露出我國科研評價體系和利益分配機制所存在的缺陷。

  當前我國的科研管理可以簡單概括為“一個中心、兩個基本點”。“一個中心”是“論文”,這是“科研成果”最重要的形式;“兩個基本點”是科研管理的兩大抓手:“項目”與“職稱”。論文是“硬通貨”,一端連著項目,一端連著職稱。有了論文就可以申請更多項目,做項目可以發表更多論文,論文多了職稱就可以晉級。而發表論文的期刊是分等級的,國外優于國內。如果有幾篇國外權威期刊的論文,那就更不得了。

  這樣的科研管理模式,從某種意義上說,是一個關于論文數量統計的游戲,它鮮明的特色是重“經費”不重“科研”,重“管理”不重“成果”,重“結果”不重“過程”。不管是國家投入還是企業投入,無論有沒有合同約定,經費入了賬就都成“公款”,必須嚴格按照“預算”,合規支出。項目出了論文,結項評審一團和氣,發表評審則交給編輯。經費沒問題,項目有論文,萬事大吉。科研管理就是給論文“數數兒”,然后按數目發放好處和待遇,多簡單?

  就這樣,論文出項目和帽子,項目和帽子出論文,循環往復。科研倫理全憑自覺,辛苦守著實驗盯數據的研究生往往是論文背后的“隱形人”。

  為了“職稱”,許多跟論文基本不沾邊的行當也必須“發論文”。中小學老師、執業醫師,光課上得好、病看得好還不夠,得發論文才能評職稱。有人為了發“論文”,或者生編硬造,或者找人代筆。學術界功利主義和洋刊崇拜盛行,為了待遇和好處,忘了科研的初心。

  常聽老一輩學者回憶,過去經費不多,但大家認真寫書、小心作文。因為科研“管理”不多,做學問主要靠情懷和自覺,專家能在專業上自主,從而形成了較為健康的學術共同體,符合學術規律和科研規律。而過于行政化的管理,扭曲了科研的評價體系,大家爭相通過論文來收割和掠食,自然亂象叢生。

  得益于近年來國家對科研的重視和大手筆投入,我國自然科學領域在國際上的發文量及熱點論文數均已直追美國。這是一個好的開始。但要真正成為科學強國,就不僅要鼓勵科研人員把論文“留下”,更要有一個符合學術研究規律的評價體系和管理機制。(作者是中國社會科學院法學研究所研究員)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