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派系爭鳴

新型冠狀病毒的細菌武器說

作者:銀河風格 發布時間:2020-02-18 11:47:56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有傳聞說,與在2002年~03年大流行的SARS(重癥急性呼吸器癥候群)一樣,這次的新型冠狀病毒所造成的肺炎也有東亞系的人,特別是漢民族容易感染,并產生重癥化的傾向。于是,就出現了很多的嘀咕,這次引發疾病的冠狀病毒,會不會是美國面向中國所開發的細菌武器呢?中國政府似乎不愿意觸及這個疑惑問題,可是俄軍的專家卻指出這樣的疑惑是存在的。

  據說,還在比2002年更早的以前,作為問題的冠狀病毒就從來也沒有從動物傳染過人類。 2001年9月11日,紐約的世界貿易中心和巴吉尼亞州阿林頓國防部大樓受到了攻擊,喬治·W·布什政權就在國內實行了收容所化和在國外推動了侵略戰爭,從那以后,這樣的冠狀病毒就可從動物轉移到人類了。

  可以看出,9月11日的攻擊(9/11)成為了新保守派掌握了白宮的主導權的一個契機。 所謂國內的收容所化和國外的軍事侵略就是新保守派的政策,還存在有一個關于軍事政策的藍圖式的報告書。 作為新保守派系智庫的PNAC(美國新世紀計劃),在2000年還發表了一個名為「重構美國國防」的論文。

  作為這論文的基礎的就是在1992年2月以DPG草案的方式在國防部內制作的世界制霸計劃。 由于這個計劃是以當時的國防部次官的保羅·爾沃夫威茨為中心的新保守派小組寫成的,所以,這個計劃也被稱為了「沃爾夫威茨主義」。

  在制作這個DPG草案的1991年12月,蘇聯已經消滅了,因此,這個計劃就是以美國已成為了唯一的超級大國,而俄羅斯在內的舊蘇聯圈的國家也已成為了美國的屬國這個前提下被制作出來的。 布什政權之所以開始了輕視聯合國,采取單獨行動的理由也在此。 在SARS流行正當中的2003年3月,美國軍隊帶領著屬國軍隊就對伊拉克發動了先發制人的攻擊。

  本博已經寫過,在新型冠狀病毒這個事件中,美國國防部的DARPA(國防高等研究計劃局)及DTRA(國防威脅削減局)也受到了人們的關注,這是因為這兩個機關從2018年起就開始推進了從擁有冠狀病毒的蝙蝠如何感染人類的研究。 與DARPA關系深厚的美國杜克大學還與WH大學合作,于2018年開設了杜克昆山大學,這也受到了人們的關注。

  俄羅斯對美國在俄羅斯的周邊,也即烏克蘭,阿塞爾拜疆,亞美尼亞,哈薩克斯坦,吉爾吉斯坦,摩爾多瓦,塔吉克斯坦,烏茲比克斯坦,喬治亞(原格魯吉亞)都建有了細菌武器的研究設施一事,一直都沒有停止批判。

  哈薩克斯坦和吉爾吉斯坦也是中國的周邊國家,不僅如此,據說在阿富汗,巴基斯坦,臺灣,菲律賓,韓國及日本也存在有處于了美國國防部影響下的有關細菌的研究設施,有人指出,讓人懷疑美國參與了的事實還不止于這些。

  譬如,關于「被弱毒化了的冠狀病毒」的美國的專利,在2018年就被認可了。 而申請了該專利的皮爾布賴特研究所的主要出資者,就包括有WHO(世界保健機構),EC(歐洲委員會)以及比爾·梅林達·蓋茨基金等。

  另外,2019年3月,從加拿大的NML(國家細菌研究所)秘密地向中國運去了毒性非常強的病毒,受到了中國當局的抗議,于是,7月時,NML就趕走了在NML的中國的研究人員。

  10月,約翰霍普金斯健康安全保障中心為了共同舉辦一次冠狀病毒在世界上大流行的模擬(實驗),就把世界經濟論壇(達沃斯),比爾·梅林達·蓋茨基金都給召集在了一起,這個聚會沒有邀請與冠狀病毒致病關系很深的中國人參加(※喬治·高參加了),然而,卻邀請美軍的干部和新保守派參加了。

  在這個聚會(模擬)的轉天,為了參加軍事演習(※軍運會?)300名美軍士兵就抵達了武漢,在那兩周后就發現了冠狀病毒的第一個感染者。新型冠狀病毒的潛伏期是14天。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