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派系爭鳴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作者:烏鴉校尉 發布時間:2020-03-01 09:30:57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疫情是全世界的災難,不是哪一城、哪一國的責任,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唯有全人類同心協力,勇往直前,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聯合國秘書長今天也感謝了中國人民做出的貢獻,外交部也表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中國將會向衛生系統較弱的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烏鴉校尉作品

  首發于微信號烏鴉校尉

  作者:烏鴉校尉

  微信ID:CaptainWuya

  央視的主持人阿丘昨天發了一條微博說,這次疫情,是中國人給全世界帶來的麻煩。

  “雖然東亞病夫的牌匾早已踢碎了一個多世紀了,但我們可不可以說話語調稍溫和并帶些歉意,不慫也不豪橫地把口罩戴起來,向全世界鞠個躬,說聲:對不起,給你們添亂了?”

  此言一出,全網震驚,不少網友表示這觀點不敢茍同。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因為首先,病毒起源究竟是哪里,到現在還沒有定論,華南海鮮市場并不是發源地,病毒可能不是起源于武漢,甚至未必起源于中國。

  中國科學院西雙版納熱帶植物園的科研人員們,一起收集了全世界四大洲12個國家的93個新型冠狀病毒樣本的基因組數據,通過全基因組數據解析,追溯傳染源和擴散路徑。

  他們發現,93個樣本包含58種單倍型。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而與華南海鮮市場有關聯的患者樣品單倍型都是H1及其衍生的單倍型H2、H8-H12,而一份武漢樣品單倍型是H3。

  顯然,類型都不一致,華南海鮮市場并不是病毒發源地。

  同時,他們根據新型冠狀病毒基因組發生重組時間推算,1月之前的種群擴張發生時間是12月8日。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也就是說,病毒可能在12月初,甚至11月下旬已經開始有人際傳播,然后才開始在華南海鮮市場加快速度傳播。

  為了能夠細分來源,研究人員將58種單倍型分成了五組。

  廣東的病毒可能有三個來源,重慶和臺灣的病毒有兩個來源,澳大利亞、法國、日本、美國的樣本相對較多,這些患者感染源至少有兩個。

  美國甚至包括了五個來源,比中國還多。

  病毒真正的起源是哪里,現在還撲朔迷離呢,阿丘憑什么就覺得中國應該向全世界謝罪?

  退一步說,就算是起源于中國,那也是一個誰也不愿意看到的不幸。

  后續處理疫情的時候,全體中國人有錢出錢,有力出力,乖乖在家做隔離,各類善舉不勝枚舉,億萬人合力抗擊疫情,付出了巨大的代價。

  我們沒有讓疫情擴散,沒有給任何人添麻煩,對全世界是非常負責任的,怎么突然就被打上了“原罪”的標簽呢?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我同意這位網友說的,我做了力所能及的一切,我不覺得自己給誰添麻煩了)

  1 國內外抱有阿丘這種想法的人,其實不在少數。

  但真正的專家們并不會這么想。昨天,世界衛生組織新冠肺炎聯合專家考察組,在北京舉行了一次新聞發布會。

  WHO的人并不認為中國應該向全世界道歉,恰好相反,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高級顧問布魯斯•艾爾沃德對中國這場抗疫之戰進行了評價,肯定了中國采取的方法是成功而有效的。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在此之前,他一度對非藥物的防疫措施有一定的偏見。但是,來中國后看到的一切完全改變了他的想法。

  “兩周前我剛到中國的時候,每一天新報告的確診病例大概都是兩千多。

  當聯合考察團結束考察任務的時候,昨天報告的確診病例是416例,兩周之內實現了80%的下降。”

  “中國的協同優勢是幾年前我們都無法想象的。比如大型醫院進行臨時床位的調撥和劃動,以便能夠使更多感染新冠肺炎的患者得到救治。這個過程中有很多常規的接診項目被轉到以在線方式去提供,而在這個方面,中國展現出了極大的優勢。”

  “全球社會尚未做好準備采用中國的方式方法,而中國的方法被事實證明是成功的方法。”

  “在全球也要不得不為疫情做應對和準備的過程中,我曾經像其他人一樣有過這樣的偏見,就是對于非藥物干預措施的態度是模棱兩可的。

  很多人都會說,現在沒有藥,現在沒有任何的疫苗,所以我們只能拍拍手表示沒有什么辦法。

  而中國的做法是,既然沒有藥,沒有疫苗,那么我們有什么就用什么,能怎樣調整就怎樣調整,能怎樣適應就怎樣適應,能怎樣去拯救生命就怎樣去拯救生命。”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我認為這一點很重要,我們要認識到武漢人民所做出的貢獻,世界欠你們的。

  我想當這場疾病疫情過去的時候,希望有機會代表世界,再一次感謝武漢人民。

  我知道在這個疫情的過程中,中國人民奉獻了很多。在此刻,世界應該了解中國所做的這些事情……”

  聽到這番話的小姐姐在翻譯的時候,一度有些哽咽,幾乎快要落淚了。

  <iframe allowfullscreen="true" frameborder="0" height="450" src="https://v.qq.com/txp/iframe/player.html?vid=l30711uiwfq" width="550"></iframe>

  看到這個視頻的網友們,不少也沒有憋住眼淚,尤其是武漢的朋友。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我完全能理解大家看到這個視頻時的心情。

  武漢人知道,所有中國人也知道,在這場疫情之中,無論是武漢還是中國,我們已經做到自己能做的極限了,我們都付出得太多,承受了太多的委屈了。

  截止至今天下午五點,全國累計確診新冠肺炎患者77782例,其中,湖北占了64786例,武漢更是占到了47071例。

  而在全國累計死亡的2666例中,武漢占了2043例。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數據來源:丁香醫生

  打開微博官方給的“新冠肺炎求助通道”,里面的病人十個有九個都是來自武漢。

  而留守在家的人,和我們在家的心情也截然不同。

  我們外省感染的比例很低,但武漢處在風暴中心,他們身邊可能就有認識的朋友,甚至家人,因為染病在送往醫院,那種感覺是我們完全無法體會到的。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最讓武漢人痛苦的是,網上有一些鍵盤俠對武漢人的謾罵、歧視、地域攻擊。

  在沒查明病毒來源的情況下,僅僅是因為一兩個吃了野味的人,全體武漢人都背上了“吃野味”害了全國人民的罪名;

  僅僅是因為封城后有些人想方設法逃跑,所有留在家中的武漢人全成了惡意傳播病毒的殺手;

  封城前離開武漢的500萬人,絕大多數都根本不清楚病毒的事情,卻成了所有人避之不及的洪水猛獸;

  幾個人的錯,就要讓全體武漢人來買單嗎?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外網的輿論也如出一轍,不少本來就種族歧視的人可算找到了理由,極盡所能地把所有問題都扣在中國人頭上。

  但實際上,和WHO專家說的一樣,我們沒有特效藥,沒有有用的疫苗,我們有什么就用什么,能怎樣調整就怎樣調整,能怎樣適應就怎樣適應,能怎樣去拯救生命就怎樣去拯救生命。

  各個省份都拿出了自己能支援的一切,器材、醫療隊、口罩、防護服、白菜、大米、人參、螺螄粉,還有國內外中國人人不計其數的大大小小的捐款……

  無數醫護人員夜以繼日的奮戰、基層干部不知疲倦地排查、生產線工人大過年地加班加點、多家民族企業改造生產線支援一線、十多億人自律的自我隔離……

  我們把病毒前期幾乎呈指數型增長的曲線,生生攔腰截斷了。

  在此之前,我們已經從《流浪地球》的電影里,見過類似萬眾一心的場面,但是在這個春節里,我們每一個人都親眼見證了這場終身難忘的“飽和式救援”。

  它的代價是巨大的,但是效果是成功的。

  我們不虧欠世界的。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世衛組織對中國防疫給出的評價是客觀的,但國內外有些人很不高興。

  他們非但不覺得中國做出了什么貢獻,反而認為中國應該向世界恭恭敬敬道歉。

  他們和阿丘一樣,從疫情一開始就竭盡所能地試圖證明一切都是中國人的錯,中國人應該向全世界謝罪。

  看到WHO肯定中國的發言后,他們依然堅稱中國人應該道歉。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外網就更極端了,不少人毫無證據地說WHO收了中國的錢,就因為WHO肯定了中國的貢獻。

  他們還P出了各種各樣污蔑WHO的畫面,非常滑稽和無聊。

  試問,非洲爆發埃博拉的時候,有誰要非洲道歉了嗎?

  2012年MERS的時候,有誰要中東國家道歉了嗎?

  2009年美國H1N1的時候,有誰要美國人道歉了嗎?

  全球化的時代,任何一個國家遭遇疫情,其他國家的科學家第一時間做的,都是盡快派出人手支援,幫助他人渡過難關,不幸的被感染者是受害者,不是加害人。

  為什么到了中國這里,就有這么多人按著中國人的頭想逼我們道歉?

  如果按照某些人的奇葩理論,大規模全球性傳染病的原發地,或者爆發地,就是“罪魁禍首”,就需要向全世界“謝罪”的話,那么有這樣一個國家,他作為疫情原發地,每一次都逃脫了“罪名”,總是甩給了替罪羊。

  這個國家是美國。

  2 要論破壞力巨大的傳染病疫情,我們熟知的SARS、MERS,以及這次的新冠肺炎,乃至駭人的埃博拉,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那場席卷全球的大流感面前,都是弟弟。

  當時的流感疫情,全球有5億人感染(美國疾控中心CDC數據),死亡人數有不同的說法,最保守的也有3000多萬,有的研究認為超過5000萬,更有觀點認為大流感造成的死者過億!

  要知道,那時候全球人口才18億。這個致死數,甚至超過兩次世界大戰死亡人數的總和。

  世界上幾乎每一個地方都遭了災,愛斯基摩人都沒能幸免。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在墨西哥,全國總人口2.3%-4%的人死亡;俄國,7%;伊朗,8.0%到21.7%;斐濟,16天之內全國14%的人病死;

  日本,39萬人死亡;印尼,150萬人死亡;印度,1700萬人死亡;英國,25萬人死亡;法國,40萬人死亡;

  塔希提島,一個月之內13%的人死亡;薩摩亞,兩個月之內22%的人死亡;美國,50萬到67.5萬人死亡;岡比亞,農村地區幾乎所有人都死亡,因為缺乏醫療資源…

  這些數字光是用看的,就讓人覺得喘不過氣。

  當時感染流感的有諸多名人,包括西班牙國王、美國總統、迪士尼、卡夫卡……流感死者中,還包括現任美國總統唐納德·特朗普的爺爺弗雷德里克……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這場空前的傳染病疫情,得名“西班牙流感”。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然而,這“西班牙流感”,其實是美國發源的。

  雖然從當年爆發到現在,始終有人希望把鍋甩給中國勞工、西班牙或者法國軍隊,但研究表明,它的源頭在美國。

  1918年1月,這場流感疫情在美國堪薩斯州始發。有人認為是始發于該州哈斯克爾縣的農場,有人認為是發源自該州的芬斯頓軍營。

  但無論具體是農場還是軍營,在軍營傳播的疫情都造成了毀滅性的打擊。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當年3月2日,堪薩斯州芬斯頓軍營里,流感病毒從一個營地跳到另一個營地,三周內,1100名來自福斯頓的病重者入院治療,到了4月份,流感迅速波及美國40多個兵營;流感再隨著軍隊撲到城市里。

  從1917年下半年開始到一戰結束,大量美軍過海到歐洲參加一戰,病毒也隨之漂洋過海到了歐洲。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當美國大兵到達法國布雷斯特的第二天,法國海軍司令部就陷入癱瘓,流感導致不少指揮官病倒,無法繼續指揮作戰。

  到了4月底,法國士兵將病毒帶入意大利,并傳染給了英國軍隊。

  5月,英國第二陸軍疫情惡化,一支炮兵旅在48小時內即有1/3士兵住院。此后,瘟疫迅速蔓延到歐洲各地,西班牙、丹麥、希臘等等國家都有人感染了病毒。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交戰另一方的德國、奧匈等也沒能幸免,隨著交戰的進行,大量士兵遭到感染,進一步在休戰期傳播給民眾。這次流感也很快在德軍中贏得了“Blizkatarrh”的諢名,即“閃電感冒”之意。

  甚至,有不少人認為,“西班牙流感”是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使得本來還想打的一些國家兵力不足,無力再戰,大大加速了一戰的結束。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但當時媒體對疫情的報道卻是這樣的,你們感受一下:

  【“馬德里(西班牙首都)出現了一種奇怪的傳染病,該病致命性并不高,目前尚無致死病例的報告。” ——1918年5月 路透社倫敦發布】 似乎就只有西班牙一家有流感疫情一樣。

  為什么呢?

  因為就只有西班牙老老實實公布了疫情。

  西班牙確實是疫情的重災區,全國3000萬人口中,有800萬人感染,國王阿方索十三世也感染了。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于是,西班牙在5月公布疫情,媒體鋪天蓋地地報道。當時他們還沒想到,這一公布,是給自己攬下一口大黑鍋。

  因為舉目望去,沒有任何一個歐洲國家跟進。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當時其他歐洲國家都處于交戰狀態,他們為了穩定軍心,故意隱瞞疫情的實情,或往輕了說,或干脆不報。

  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作為疫情發源地的美國。

  沒錯,當時最全力封鎖消息的,正是今天滿世界標榜“言論自由”的美國人。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當美國參戰時,時任總統伍德羅·威爾遜(Woodrow Wilson)要求保持“殘忍無情的精神”。所以他創造了公共信息委員會,靈感來自于一位顧問,他寫道:“真理和謬誤可以隨心所欲地變換,某個想法的力量在于它的靈感價值。至于是真或假,那就無關緊要了。”

  在威爾遜的敦促下,國會通過了《反煽動叛亂法案》,里面有一條,大意就是:“亂我軍心者,最高判20年!”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在這種背景下,盡管流感已經切實蔓延到美國全國,但美國公共衛生官員決心保持士氣,并開始撒謊。

  類似的,還有媒體。

  “從現在起,這種疾病將會減少。”

  “不要對夸大的報告感到恐慌。”

  “西班牙流感只是普通感冒,只有發燒和寒戰等癥狀。”

  ……

  最終,隱瞞疫情信息的美國也是迅速被病毒攻陷。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而西班牙作為一戰的中立國,因為并未出于戰爭狀態,成了最老實的那一個,面對嚴重的疫情,他成了幾乎唯一的發聲者。

  于是這鍋就稀里糊涂地落到了西班牙身上。

  雖然沒被國內外要求“道歉”、“謝罪”,但是這個大帽子著實是個污名化的大負擔。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全世界聽了名字都會覺得是西班牙的鍋,只有西班牙媒體無力地稱之為“法國流感”。

  按照某些人的觀點,“西班牙流感”,首發于美國,由美國人傳播,美國隱瞞疫情實情,也沒有采取什么防止向外擴散的措施,這次疫情殺的人,比兩次世界大戰加起來還多。

  美國該當何罪?

  但哪有人因此追美國人的責任呢?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90年后,又一場發源于美國的傳染病疫情,上演著類似的劇情。這次流感疫情,叫做“墨西哥流感”。

  能不能別可著西語區一家坑啊?

  2009年4月初,墨西哥發現第一例甲型H1N1流感病例;同期,美國也開始出現該流感病例。西方媒體馬上斬釘截鐵地斷言:H1N1流感發源于墨西哥,并開始傳播到美國。

  “墨西哥流感”就這么敲定了。

  但后來美國卻發現,自己真正的第一個確診病例發病是在三月底,比人家墨西哥還早,而且幾個早期病例既沒有墨西哥接觸史,互相之間也毫無聯系。

  在美國新英格蘭醫學雜志發表的文章中,發現2009年4月15日到5月5日共642例確診病例近期去過墨西哥的只有18%。

  大部分病例發生在美國本土,發病與墨西哥沒有任何關系。而且H1N1病毒早在1998年就出現在了美國本土。

  又一次,美國作為疫情發源地,同時對疫情向全球的擴散負有重大責任,帽子卻戴給了別人。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疫情發生半年后,美國才在10月宣布進入緊急狀態。

  最終這場流感疫情失控,引起全球爆發,世衛組織甚至不得不放棄繼續統計各國確診數據。

  這場流感當年導致至少18449人死亡,而根據2012年報告最終統計,累計死亡病例接近30萬。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中國當年的H1N1流感病例前兩例分別是從美國和加拿大回歸。最終中國的感染者達十幾萬,死亡近千。

  那么,按某些人的說法,美國是不是應該給全世界跪下磕個頭?

  但沒有人因此檢討美國對此的責任。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當然,我們也并不主張因此追究美國的責任。

  作為全球性問題,疫情的發生,對于當事國來說都是不幸,是悲劇,而不是罪過。

  批評美國不是因為他發源了病毒,而是因為他的防控不力,反而加速了向全球的擴散,需要反思。

  3 有人總結西班牙流感的歷史教訓,說其中最重要的,就是要對公眾講真話。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一百年過去了,人類對傳染病的認識在不斷的加深,在什么樣的體制可以更好地減少自然災害給人類帶來的研究上也在不斷進步。

  我們人類一直在學習,一直在學習如何與自然相處。

  但有些人的興趣點顯然不在這里,專家們對這個問題都還處于研究論證階段,某些人就先把罪名給坐實了,并在民族精神上進行矮化,自己則超然于“烏合之眾”之上。

  他們大腦空空,除了貶低自己同胞找優越感之外什么東西都沒有學會。

  每當我們的付出和做法得到世界認可的時候,國內外總有一波人不允許中國人被認可,被肯定,尤其是一些國內公知,似乎肯定兩句中國人就要了他的親命,他的天就要塌了一樣。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全世界現在的情況很不容樂觀。

  韓國今天的確診人數已經到了900多,眼見得就要破千了;日本還在不緊不慢地檢測,厚生勞動省現在的數據顯示也只測了900多個人。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意大利政府比較負責任,現在累計確診229以后就采取了嚴格的封城措施,關閉了幾百個電影院,但有些民眾還沒有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還在開party,喝酒。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而且,意大利目前的病毒來源并沒有查清,排查上比較困難。

  伊朗現在的確診已經上升到了95例,而且伊朗最早發現的兩起病例根本沒有中國接觸史,甚至都沒有出過庫姆省,極為蹊蹺。

  加拿大、美國的確診數量也在上升,世衛組織和美國的專家都認為,全球可能處于疫情大爆發的邊緣。

  遏制疫情,越來越取決于中國之外國家的能力了。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在相關新聞下面的留言里,絕大多數的中國網友都在為韓國、為日本、為意大利,為所有遭遇類似情況的國家感到擔憂,希望全人類團結起來共克時艱。

  因為我們不希望不幸發生在任何一個國家身上,尤其是當我們已經有了比較成熟的解決方案時。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疫情是全世界的災難,不是哪一城、哪一國的責任,沒有人是一座孤島,唯有全人類同心協力,勇往直前,才能取得最終的勝利。

  聯合國秘書長今天也感謝了中國人民做出的貢獻,外交部也表示,“滴水之恩當涌泉相報”是中華民族的優良傳統,中國將會向衛生系統較弱的國家提供力所能及的支持。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聯合國秘書長感謝中國人民

誰在逼中國向全世界謝罪?

  外交部表示將向衛生系統較弱國家提供援助

  正如世衛組織總干事譚德塞今天的總結陳詞說的那樣:

  這個時候需要的是事實,而不是恐懼;

  這個時候需要的是科學,而不是謠言;

  這個時候需要的是團結,而不是污名。

  我們很深刻地明白,這個時候,“人類命運共同體”絕不是一句空話。

  把問題往“中國應該向全世界謝罪”這里引的人,自己才應該謝罪。

  參考資料:

  《一個美國人的中美病毒疫情對比:“各位,這里有點兒不對勁”》 人民網

  陳輝:《人類最大瘟疫的五大啟示——死亡5000萬人的“西班牙大流感”對世界的教訓》 察網

  《甲型H1N1流感的疫源地是墨西哥還是美國?》 39健康網

  《反思1918年流感:最重要教訓是"對公眾說真話"》 網易科學人

  《大流感殺死了5千多萬人,它最大的教訓卻沒被吸取》 貝書單

  《超過5億人被感染…西班牙大流感,這可能是人類經歷過最具末日氣息的災難...》 英國那些事兒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