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正名

吳恩遠:“斯大林模式”與“蘇聯模式”的界定和評價

作者:吳恩遠 發布時間:2020-02-24 08:15:08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斯大林模式”與“蘇聯模式”是使用比較混淆的概念。“斯大林模式”盡管反映有斯大林執政的個人特點,但在本質上與“蘇聯模式”是一致的。社會實踐是評價社會發展最為重要的標準,在現實國情下對國家生存與發展所起的作用是對“斯大林模式”或 “蘇聯模式”評判的重要參考。

吳恩遠:“斯大林模式”與“蘇聯模式”的界定和評價

  一、“斯大林模式”與“蘇聯模式”的內涵和外延(一)“斯大林模式”與“蘇聯模式”外延

  “斯大林模式”最先是西方學者使用的,“斯大林模式”的外延泛指整個蘇聯和其他社會主義國家的體制,如美國學者格魯奇在其《比較經濟制度》一書中,不僅把整個蘇聯經濟體制,而且把所有社會主義國家的體制都稱之為“斯大林模式”。為什么他們不使用“列寧模式”抑或其他蘇聯領導人的名字命名?因為在他們看來,一提起斯大林,立刻使人聯想到大清洗、古拉格、勞改營……用“斯大林模式”泛指社會主義國家,可以更好地揭示社會主義的“本質”。

  社會主義國家此前基本不使用“斯大林模式”這個概念。直到20世紀90年代,戈爾巴喬夫在蘇共“斯大林模式”包括了整個蘇聯時期。

  二十八大決議中,使用“斯大林模式的社會主義正在為自由的人們的公民社會所取代”的話語。戈爾巴喬夫沒有使用“蘇聯模式”的說辭,但他說過“具有70年歷史的斯大林模式”這句話,顯然他的蘇聯解體后,俄羅斯官方出版的歷史教科書正式使用“斯大林模式”一詞。2016年俄羅斯國家教育出版社出版的《俄羅斯十年級歷史教科書》提道:

  【“1945——1953年這個時代,新的地緣政治、經濟、技術和社會挑戰確定了未來幾十年世界發展的主要趨勢,在此背景下,該時代因斯大林模式試圖鞏固自己在國內外的地位而著名。”】中國官方迄今為止從未使用“斯大林模式”,但使用“蘇聯模式”。如鄧小平在1985年指出:

  【“社會主義究竟是個什么樣子,蘇聯搞了很多年,也并沒有完全搞清楚。可能列寧的思路比較好,搞了個新經濟政策,但是后來蘇聯的模式僵化了。”】一般來說,“模式”是對一個事物在成型時期后系統的總結,如果還在發展中是不用“模式”定型它的,正如我們官方從不對中國式社會主義使用“中國模式”這個說法。蘇聯官方和我國官方使用“斯大林模式”或者“蘇聯模式”都是在蘇聯解體前后,即20世紀90年代。這就是說,“蘇聯模式”的外延一般應當包含從蘇聯建立(甚至包括十月革命后建立的俄羅斯聯邦時期)到蘇聯解體這段時間。直到戈爾巴喬夫宣布與蘇聯體制決裂,改變了蘇聯模式的國體和政體,蘇聯模式便不復存在。而“斯大林模式”的外延僅僅包含從斯大林執政開始直到1953年斯大林逝世這段時期。

  (二)“斯大林模式”與“蘇聯模式”的內涵

  “模式”泛指對事物本質、特征等的簡約性概括。“蘇聯模式”是對蘇聯政治體制和經濟體制的高度概括。蘇聯政治體制,就是由1918年《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憲法(根本法)》、1936年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憲法(根本法)》和1977年修訂的《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聯盟憲法(根本法)》等三部蘇聯憲法規定了它的國體:無產階級專政、蘇維埃代表大會制、民主集中制的組織原則、社會主義發展方向和共產黨是蘇聯社會的領導力量和指導力量,等等。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初,中國實行向蘇聯“一邊倒”的政策。為了制訂中華人民共和國第一部《憲法》,毛澤東要求在京政治局委員必須學習1918年和1936年的俄羅斯和蘇聯憲法作為參考,在我們《憲法》制定中就參照了上述幾條基本原則。

  “蘇聯模式”與“斯大林模式”的經濟制度,一般包括生產資料公有制、計劃經濟、按勞分配、高度集中管理等體制。顯然,從外延上看,“斯大林模式”只是“蘇聯模式”中的一個發展階段;從內涵上看,“斯大林模式”盡管反映有斯大林執政的個人特點,二者有區別,但在本質上與“蘇聯模式”是一致的,因此,“蘇聯模式”與“斯大林模式”雖有區別,但相同大于區別。

  學界對于是否使用“斯大林模式”還存在爭議。過去西方使用“斯大林模式”確實有把它妖魔化的傾向,但筆者認為,“模式”只是一個中性詞,不包括對這個模式褒貶的評價。

  (三)社會對“斯大林模式”的評判

  西方學者一直認為“蘇聯解體是斯大林模式的失敗””斯大林式的極權主義管理體制最終必然走向這種可悲結局。”戈爾巴喬夫也說到,(蘇聯)改革的目的就是與具有70年歷史的斯大林模式決裂。

  甚至俄羅斯一些“左翼”學者也把蘇聯解體與“斯大林模式”聯系在一起。如俄羅斯著名社會活動家、莫斯科大學教授AB.布茲加林、A.J.科爾加諾夫認為,“斯大林模式”是導致蘇聯解體的主要原因。我國一些學者也持這種觀點,如《蘇聯劇變新探》一書編者明確指出:

  【“本書新觀點在于:具有70年歷史的斯大林模式是導致蘇聯解體的主要原因。”】部分學者認為由于“斯大林模式”的失敗或者不成功導致了蘇聯解體,“斯大林模式”的弊端明顯:

  第一,斯大林模式不是社會主義。他們認為“斯大林建立的社會主義模式同馬克思、列寧所設想的社會主義是不同的”,是“扭曲、變形的社會主義”“兵營社會主義”,等等。

  第二,斯大林模式的政治特點是“一黨制”,“關鍵性毛病”是“一黨高度集權”,而“30年代大鎮壓動搖了蘇聯執政的基礎”。

  第三,“斯大林模式”在經濟上是高度集中的、指令性的計劃經濟體制,這種粗放和浪費的機制,效率低、結構畸形,阻礙了社會經濟發展。甚至工業化也是失敗的,由于工業化等于軍事化,從而“使人民處于貧困狀態”。在思想文化領域、對外政策等方面也存在著嚴重弊端。

  但還有不一樣的觀點。1985年戈爾巴喬夫接手蘇聯時,盡管“蘇聯模式”“斯大林模式”存在的弊端導致國力衰弱,危機四伏,但并非無可救藥。當時蘇聯仍然是世界超級大國,戈爾巴喬夫認為,在他接手蘇聯時,國內不存在尖銳的社會矛盾,國際上更沒有任何國家能夠對蘇聯構成威脅。他指出:

  【“蘇聯解體并非不可避……蘇聯是我們自己毀滅的。這已經是我們的失算和錯誤,是我們的改革者們自己犯了錯誤……”】普京曾有“蘇聯解體是全民族的重大悲劇……問題本可以在一個國家框架內新的基礎上加以解決”的評論。

  二、科學評判“斯大林模式”(一)“斯大林模式“評判標準

  評價任何一個歷史人物和歷史事件,站在不同立場、不同角度都存在不同的評價結果。社會發展狀況是評價一個國家體制優劣的重要參考。聯合國開發計劃署1990年建立由“人均預期壽命”“人均識字率”“人均國內生產總值”三大部分組成的人類發展指數(HD),由此來判定該國社會發展狀況。現在流行的“綜合國力發展指數”“社會經濟發展指數”等評價指標也可以對某個國家的發展狀況給予比較客觀、準確的評價。概括起來,以上各種指數都是社會發展的現實狀況反映。因此,可以認定,社會實踐是評價社會發展最為重要的標準,所謂社會實踐,主要包括兩大考察內容,第一,該體制是否促進了社會進步和發展(這些可以通過上述量化評價指標體現);第二,該體制能否解決國家所面臨的生存與發展問題。

  20世紀二三十年代蘇聯社會面臨兩大問題:發展問題,即蘇聯當時仍是一個比較落后的農業國,必須實現工業化,實現現代化,“趕超”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生存問題,即國家面臨德國法西斯的進攻,必須打敗法西斯,捍衛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因此,能否渡過這兩個生死關是檢驗和評價“斯大林模式”歷史地位的實踐標準。

  發展問題。斯大林當政伊始,蘇聯是一個落后的農業國家,受到帝國主義的包圍威脅。斯大林領導蘇聯人民進行社會主義建設與改造,高速度優先發展重工業。經過兩個五年計劃,到1937年蘇聯工業化取得了巨大成就,工業產值居歐洲第一,世界第二。從1928年到1913年,蘇聯先后進行了三個五年計劃的建設,基本完成了社會主義工業化的任務,文化教育領域也取得較大進展,由落后的農業國變成了社會主義工業強國,躋身于工業化國家行列,為后來取得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奠定了物質基礎。2016年出版的俄羅斯歷史教科書肯定了斯大林模式在打敗法西斯方面取得的巨大歷史性成就。教科書指出:

  【“僅僅在10年之內蘇聯就奠定了成為工業強國的基礎,在世界日益增長的軍事威脅下保證國家有了巨大國防生產能力。在經濟生產規模方面蘇聯穩穩地占據世界第二位”。】20世紀30年代蘇聯社會所經歷的道路是蘇聯現代化發展的一種選擇,蘇聯在斯大林時期加快工業化建設的基礎上也逐步邁入現代化發展的軌道。蘇聯20世紀30年代的發展與“現代化”這個詞的聯系一開始曾經引起一些人的懷疑,但(現在)最終還是被接受了。當時蘇聯工業化促進了國家現代化的發展已經成為當前俄羅斯學界的主流思想。

  生存問題。蘇聯人民在斯大林領導下打敗了法西斯,這是挽救國家生存的巨大歷史貢獻,其中斯大林的作用是無可替代的。反法西斯戰爭的勝利不僅消除了東西方兩個戰爭策源地,恢復了世界和平,蘇聯也擴大了自己在世界政治舞臺的威望,國際地位空前提升,大大緩和了蘇聯與西方國家特別是英美等歐美列強的關系,國家安全進一步提升,并獲得了良好的歷史發展機遇。世界共產主義運動乘軍事聲威風靡四海,殖民地解放運動在戰后迅速鋪開,老帝國解體,眾多國家從西方數百年的奴役下獨立出來。近代以來西方掠奪和控制世界的進程,至此被逆轉。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開始顯現和產生國際影響,社會主義發展超越一個邊界,空間進一步拓展。中華人民共和國的成立,更讓世界呈現出全新的圖景。

  雖然蘇聯的社會制度在斯大林時代已經顯露出了它的呆板和落后,但是蘇聯自從踏入社會主義社會后所取得的成就是有目共睹的,在“斯大林模式“驅動下,一個沒落的社會重新煥發了勃勃的生機。

  (二)俄羅斯對“斯大林模式“的最新評價

  2017年7月6日,俄羅斯總統普京指出,以往存在過分妖魔化斯大林的情況,這是西方攻擊蘇聯和俄羅斯的手段之一;斯大林所作所為都是順應時代的需求,攻擊斯大林就是攻擊蘇聯和俄羅斯。

  2019年4月6日俄羅斯民意調查結果顯示:俄羅斯人對斯大林的肯定評價已經突破歷史最高水平,高達70%的俄羅斯公民傾向于積極肯定斯大林的歷史作用。俄羅斯總統普京第一次把斯大林稱為“國父”。2019年9月,普京在東方經濟論壇與社會各界代表會面時,就南千島群島的所有權問題發表評論指出,俄羅斯聯邦認為千島群島問題的起點是1945年,當時千島群島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后并入蘇聯。

  普京說:

  【“讓我們從這一起點出發,老爺子(指約瑟夫·斯大林)全部拿下,畫上了句號,乃國家之父。”】這說明,當前俄羅斯人對斯大林和斯大林模式給以了比較中肯、客觀的評價,而不是像赫魯曉夫和戈爾巴喬夫時期那樣搞歷史虛無主義,全盤否定斯大林和“斯大林模式”。“斯大林模式”和蘇聯解體都是發生在俄羅斯這個國家,因此俄羅斯人對此的感受和評價,毫無疑問比起其他人更為直接和真切,更值得重視。

  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解體已經過去20多年,但國內外學界對這個問題的研究和爭辯仍然方興未艾。習近平深刻揭示了研究這個問題的重大意義,他說:

  【“列寧逝世以后,斯大林在領導蘇聯社會主義建設中,逐步形成了實行單一生產資料公有制和指令性計劃經濟、權力高度集中的經濟政治體制。蘇聯模式在特定的歷史條件下促進了蘇聯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也為蘇聯軍民奪取反法西斯戰爭勝利發揮了重要作用。但由于不尊重經濟規律等,隨著時間推移,其弊端日益暴露,成為經濟社會發展的嚴重體制障礙。”】這段話是對“蘇聯模式”作出科學定位和對“蘇聯模式”經驗教訓作出的精辟總結。

  【吳恩遠,中國社會科學院國家文化安全與意識形態建設研究中心常務理事、中國社會科學院俄羅斯東歐中亞研究所研究員。本文原載《長江師范學院學報》2020年第一期】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