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正名

錢昌明:為侵華“731”部隊翻案為哪般?

作者:錢昌明 發布時間:2020-02-27 09:50:31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評曹樹基教授“魔幻歷史”的夢囈

  “精英”說話,真是“高”!堪稱“語不驚人死不休”。

  正當舉國上下、全民動員,奮戰“新冠”瘟神之際,專事研究“環境史與疾病史”的“公知”教授曹樹基(2005年在香港以出版專著《大饑荒:1959-1961年的中國人口》,推論共產黨政權餓死3246萬人而斐聲海內外),前不久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既不講現實疫情的嚴峻;亦不談歷史上疫情的流行規律,卻別出心裁地去為“二戰”時期日軍在中國進行細菌戰一事洗地,忙著為“731”部隊翻案。

  曹在接受采訪中妄言:

  疫情期間,“我寫了兩篇鼠疫史的論文,主題是關于20世紀40年代侵華日軍鼠疫戰,……我認為,侵華日軍的鼠疫戰是建構的,并不是歷史的真實”。

  “我翻開資料稍加閱讀,發現前人的研究方法是不對的”;“今天的學術界為強烈的民族主義思潮所籠罩,是不對的”;“戰時的民族主義與戰后的民族主義,共同造成了這一結果”。

  最后他斷言:

  “歷史與現實對照,就顯得很魔幻。每個時代都有人作假。民國時期的老百姓會作假,衛生防疫人員會作假,政府部門會作假,日本軍醫會作假,作戰參謀也會作假。今天的疾控中心專業人員和有關部門,也公然作假。歷史之假與現實之假交替,實在是很魔幻”。(以上引文均見《瘟疫與防疫:歷史之假與現實之假的魔幻交替|專訪曹樹基》)

  只聽說莫言以“魔幻”手法創作小說,贏得了諾貝爾文學獎,一舉成名;如今曹教授居然以“魔幻”手法去“研究”歷史,重新詮釋歷史,一夜驚世!看來瑞典“諾獎”還得再增設一個“諾貝爾歷史學獎”了!

  何謂“魔幻”?荒誕是也。據此理解,筆者倒認為:曹教授,你錯了!不是歷史在“魔幻”,也不是現實在“魔幻”,更不是諸多人們在“魔幻”,實實在在是你自己在“魔幻”,是你陷入了確切、真實的“魔幻”!

  只要不是白癡,誰都得正視現實。誰都知道:“二戰”時期侵華日軍中有支“731”部隊。這是一支1932年組建、其后發展,專搞生化戰的特殊部隊;是一支與恐怖絕望、慘無人道、滅絕人寰密不可分——在中國犯下了滔天罪行的惡魔部隊;是一支到1945年“二戰”結束時才被美國人終止、“接管”的神秘部隊(它至所以“神秘”,因為有它無法見人、必須掩蓋的罪惡;還因為日本以向美國上交全部“731”部隊研究資料為條件,與美方達成了不追究昭和天皇和細菌戰責任人的戰爭責任的幕后交易,故其罪行至今未被全部揭露,保留了“神秘”)。在今天哈爾濱平房區的新疆大街25號,人們還能見到在當年“731”部隊舊址基礎上復原的罪證陳列館。這些難道都是虛幻想象中的“魔幻”?

  “731”部隊,是日軍進行細菌戰的特種部隊。擁有從事細菌戰研究工作人員2600余人,其中有一名中將和四名少將級軍官、80余名校級軍官,有判任官和技師300余名。他們專事利用健康活人進行細菌戰和毒氣戰的實驗,并轉用于實戰。森村誠一的《惡魔的飽食》和藤井志津枝的《731部隊———日本魔鬼的生化恐怖》,對這支部隊的罪惡有詳情的揭露。凡被送到“731”部隊作為活體試驗的人被稱為“馬路大”,需要進行編號。1939年以后,已進行了兩輪編號,每一輪編號極限為1500,抗戰結束時,共計有3000多人枉死于此。根據以往學者結論,至少有超過萬名的中國人、朝鮮人,以及聯軍戰俘在“731”部隊的試驗中被害。這些難道都是虛幻想象中的“魔幻”?

  日軍在中國多地進行過多次細菌戰。據“百度·百科”披露,僅魯西聊城、臨清等18個縣有至少20多萬人死于日本細菌戰。1940年在浙江寧波地區,1941年在湖南常德地區,1942年在浙贛鐵路沿線,均以投放鼠疫菌的方式進行過細菌戰。這些難道都是虛幻想象中的“魔幻”?

  “731”部隊在中國進行生化戰、細菌戰的實驗與實戰,這些都是客觀存在的事實。它不僅為當時歷史所記載,為以往歷史學者所認定;也為當時百姓、當時衛生防疫人員、政府部門所證實;更為日方學者森村誠一等人的專著所確認,還有“731”部隊軍醫、作戰參謀等當事人的著述和《日記》所證實。然而,所有這一切,在曹教授的訪談中,僅用“魔幻”兩個字,全都化為“烏有”了!

  為什么都“烏有”了?曹教授說:因為“侵華日軍的鼠疫戰是建構的,并不是歷史的真實”;對歷史,“前人的研究方法是不對的”;為什么“是不對的”?全是中國人“戰時的民族主義與戰后的民族主義”惹的禍!那怎么辦?唯有靠他這樣能自外于中國“民族主義”的“實事求是”的大教授,重新解釋的歷史才是“真實”的。

  不過筆者也奇怪:即使依照曹的邏輯,如果中國人因為“陷”入了“戰時的民族主義與戰后的民族主義”,去偽造歷史——嫁禍“731”部隊搞細菌戰,敗壞日軍的“聲譽”;那么,這些日本學者、“731”部隊的軍醫、作戰參謀,為什么要“自污”呢?!特別是當中國人向日本法院起訴“731”部隊的罪行時,法院居然可以“不講證據”、而宣判中國人“勝訴”?難道是日本的法官都患上了“神經錯亂癥”?!

  顯然,如果人們沒有像曹教授那樣,自己陷入了十足的“魔幻”,是不會發出這樣夢囈的。

  曹某是個狂人。他對前人記述的歷史文獻,只要“稍加閱讀”,即可“發現前人的研究方法是不對的”;他無須論證,即可斷定“今天的學術界為強烈的民族主義思潮所籠罩”,都在犯錯。如此言論,這叫什么?這叫輕薄、張狂。

  真正做學問的人,一般都比較謹慎、自重。總是要憑證據說話,決不會胡說八道,在邏輯上更不會隨意使用全稱斷語。曹某人就不同,他說話無須證據、特別愛武斷,且動輒就使用全稱肯定和全稱否定的斷語。

  比如“前人的研究方法是不對的”,就是一句全稱斷語。曹教授可以對“前人”中的某個具體學者的研究方法提出質疑,但憑什么對整個“前人”學者的研究方法來一個全盤否定?!難道你把“前人”史學家中——諸如王國維、梁啟超,包括清代的考據學全都推翻了?!敢如此狂妄的“怪物”,豈非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人”一個?

  再如“侵華日軍的鼠疫戰是建構的,并不是歷史的真實”。這又是一句全稱肯定斷語。這句話如果要成立,你就得保證整個“侵華日軍”,沒有在任何時間、任何地點沒有進行過任何“鼠疫戰”。

  即使按照曹某人在訪談中提出的觀點,他也只是否定了“侵華日軍”在浙江衢州、金華、寧波,還有湖南常德地區發動過“鼠疫戰”,他能否定“侵華日軍”在中國的其他地區也沒發動過“鼠疫戰”?!退一萬步說,難道三千多名死于“731”部隊的“馬路大”,其中也沒有人是死于“鼠疫戰”的?

  曹教授為了否定“731”部隊軍醫在論文集和另一位作戰參謀《日記》中有關寧波地區進行細菌戰的記述,以“攻其一點,不及其余”的手法,妄圖用廖廖數語,來徹底否定這次細菌戰,其論據是蒼白無力、不值一駁的。他道:

  “我慶幸找到了他們的漏洞。有明確的證據,證明日文資料的虛夸與作偽”。

  什么證據?據說有兩條:

  第一條,可以否定軍醫的記述:“軍醫稱農安的R0(按:指疫病“流行系數”)為77,而鄰近的大賚縣的R0高達203,且沒有任何數據可以證明。這不是胡扯嗎?”言下之意,R0指數超越了常規,可以反證作者“作偽”。

  R0指數超越了常規,你可以懷疑作者用錯了數據,但并不能據此否定日軍進行了“鼠疫戰”。難道用錯了疫病傳播指數,就能證明不存在“鼠疫戰”?

  第二條,否定作戰參謀的《日記》的真實性:“還有那個日軍作戰參謀,他將聽說的新聞當作真實,事后補記在他的作戰日記中。在寧波,當新聞中的事件發生時,這位作戰參謀已經調回東京工作……歷史就是這樣被他們生產出來的”。

  “新聞”為什么不能當“真實”?

  按照曹教授的邏輯:凡“新聞”都是虛假的,既然是“新聞”,就能斷定是“虛假”的。可惜這只能是曹教授獨創的“曹氏邏輯”,很難被頭腦健全的人們所接受。正常的邏輯應該是:新聞應該是真實的,只有“假新聞”才是不真實的。

  曹樹基號稱某著名大學的歷史系主任、博導教授,可惜其邏輯思維水平還停留在“低能”的水平。以這樣的“教授”在霸占高校講壇,不能不讓國人齒冷!更不能不令人遺憾!

  曹大教授以這樣的學術水平,忙著要為日軍侵華的“731”部隊翻案?看來,也只能是:難、難、難!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