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文藝縱橫

考 驗

作者:佘富勤 發布時間:2020-02-24 10:16:06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人的一生,其實都是一個接受考驗的過程。世上有多少不同的人,就會有多少不一樣的考驗,就像世界沒有兩片相同的樹葉;生活有多復雜,考驗就會有多兇險。這次突如其來的氣勢洶洶的新冠肺炎疫情,就是對全中國人的一次考驗,最起碼是免疫力、生命力的一種考驗。我是吃國家飯的人,按母親的話講,就是是公家的人,而且在名字前面,黨和國家也給本人加了少許的定語,雖然不算級別,但本人認為也受之有愧。2月6日臨近中午接到的一個通知,就算是對我的一次考驗。說心里話,對我來講,其實也算是我一生中最嚴重的一次考驗。

  新冠肺炎疫情從1月23日武漢封城拉響了全國警報,到1月25日,也就是農歷大年初一,習主席破天荒地在這一天親自主持不同尋常的政治局常委會,親自動員、親自部署、親自指揮打響了全國保衛戰。從此,我們一家三口人除了吃飯,就是看手機上的關于疫情的五花八門的信息。

  大年初一這一天,小姨子在年前就在飯店預定好了要和老丈人一家吃飯,但疫情來了,我感到疫情形勢嚴峻,我想來想去還是推辭了。小姨子臨近中午時又打電話,但我還是推辭了,給出的理由也很充足,說兒子22日從浙江回來,一路上口罩也沒戴,哪里也不能去了,這也是對大家的一種負責。

  我已經好幾年習慣宅在家里了,因為疫情不讓出門,實話實說,我反倒更感到一身輕松。其實,真正輕松的日子也沒過幾天,隨著疫情的一天天嚴重,氣氛也越來越緊張,特別是兒子初六就得回浙江。他也算吃公家的飯,沒辦法,特殊時期,特殊部門,本地人初二就取消休假全部上班了,他初六是必須啟程了。“可憐天下父母心。”我這個父親自己也承認不稱職,但也為兒子一路擔心。他30日啟程,31日到達,那兩天我心上真難受。擔心啊,做父母的,哪有不擔心的?

  到了2月6日,我總算松了一口氣。可讓我沒想到的是,政法委通知,讓我和一個副局長要去廣靈與靈丘交界處的馮家口檢查站,下午就得去報道。后來還聽說是縣里統一抽的,好像說是抽科級干部去省界、縣界幫助開展工作。


作者與副局長劉宗源在馮家溝檢查站值勤

  疫情很嚴峻,氣氛很緊張。我平日是非常贊同宅在家里的,因為只有這樣才是最安全的。現在通知要去距離縣城好幾十里的馮家溝檢查站,我心里真的是“咯噔”了一下,中午的飯,實話實說,沒吃出一點滋味。

  疫情就是命令,通知就是命令。現在全國是“一級響應”,實行戰時管理,我不是黨員,也不是英雄,但是我必須服從。老院士鐘南山此前含著眼淚說過的那句話,“世上哪有什么英雄,不過是普通的人在關鍵時刻站了出來罷了,”這句話,現在我是真正懂了。此時此刻,我真的特別感謝老婆和孩子“搶來的”那幾個口罩,還接到了局長打來的叮囑我帶好衣服,做好自身防護的電話,聽完也是非常感激。

  車過來了,開車的副局長的心情,我想和我也一樣,也是一臉凝重。我們都沒敢多說話,我還把車窗打開,讓空氣流通起來。特殊時期,人和人之間還敢信任嗎?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還復還”,讀師范時記住的這句古話不知咋的,突然被我想起,不過我心里把“不復還”私自改成了還復還,估計我的小心里,是圖個吉利,因為我怕感染,因為我知道,我年齡不小了,一旦感染,不僅感染率高,而且死亡率也高。實話實說,我不想死,我還想活。

  “不管前面是地雷陣,還是萬丈懸崖”,往前沖吧,記得這是朱镕基總理剛上任時的錚錚誓言,50多歲了,我沒當過英雄,也沒想過當英雄,不知咋的,我一路想突然想起英雄來。天氣很冷,因為我怕死,開著窗戶,窗外冷風嗖嗖地吹了進來。“沖啊”,小時候不怕死的英雄的吶喊聲,仿佛回蕩在我的耳邊,以前是看電影,今天我的心情,彷佛有點像上戰場,只能沖,必須沖,除了沖,我別無選擇。

  一路翻山越嶺,終于到了馮家溝檢查站,這原來是交警隊的一個中隊,也不算陌生,當然房子是足夠用的。檢查站插著紅旗,路邊有專門地測溫的簡易房,幾個醫生穿著全套防護服,白花花的,因為中國人的習俗,只有在辦喪事時才穿白色,看上去有點心里發怵。報道沒啥手續,宜興的鄉長也在,大家都熟悉,有幾個人雖然戴著口罩,但說話距離很近,我還是小心一點,沒有平時見了那么多話,還有表現出的熱情。畢竟特殊時期,小心為好。

  檢查站路口有交警,還有鄉干部,還有幾個馮家溝的村民,大家的防護設施也只有一支口罩。防護物資緊缺啊,誰能解決,武漢都緊張。工作從此就開始了,我想基層一線人員大度如此,赤膊上陣,拼了!

  檢查站本身的工作,技術含量并不高,操作起來并不困難,無非是停車,登記,測溫。最大的風險,來自于感染。時間長了,隨著疫情的緩和,我也沒有原來那么緊張了。2月22日晚上,接到撤銷檢查站的通知,我緊張的心一下松了下來,這個特殊時期的特殊任務,也算完成了。

縣人大副主任、縣工會主席慰問馮家溝檢查站

本人在馮家溝檢查站撤銷后留影

  從2月6日到22日,我掐指算了算,一共有17天。17天不算長,對一個人一生來說,更算不了什么。但對我來講這17天,每天和南來北往的陌生的“危險分子”打交道,而且對近乎赤膊上陣的同志們來講,再大的風險,我們也得承擔,我們只有工作,其余我們不愿多想,也不敢多想,我們只能期盼,疫情早日結束,我們把任務完成。

  全國的拐點還沒有到來,但檢查站撤銷了。在這個史無前例的特殊時期,我在一線工作了17天。這17天下來,我感到很幸運,這17天現在已經成為了一種回憶。剛開始我緊張過,也害怕過,但我沒有想過退宿。現在回過頭來看,我感到我又是幸運的,如果把疫情比作一張考卷的話,現在我挺起腰板敢說,面對這場人生大考,工作大考,我沒有缺考,也沒有因作弊被監考老師中途撤卷,鈴響了,我交卷了,至于能得多少分,我就不管了。

  我知道,抗擊疫情還處于關鍵時期,全國已經有30多位基層干部已經永遠倒下,有的人還在繼續戰斗。現在我還想說句大實話;“若有召,戰必勝”!武漢必勝!中國必勝!

      作者:佘富勤,大同市政協委員,廣靈縣政協常委,司法局干部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