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經典

察北鼠疫:新中國第一次迎戰瘟神

作者:馮資榮 發布時間:2020-02-15 09:20:17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1949年10月,察哈爾省察北專區出現了大規模的鼠疫流行,造成重大人員傷亡。是年7月中旬,察北音圖浩特音口村,有3人患腺鼠疫死亡。當地牧民缺乏衛生常識,既不向上級機關報告,也沒深埋尸體。鼠疫傳至察北專區康保境內察漢崩崩村。10月3日,該村出現第一例肺鼠疫患者死亡。隨著病毒的的流行,死亡的人數逐步增多,半月內全村死亡36人。僅半個多月,鼠疫蔓延至康保直至張家口東南一帶,波及10個村子,蔓延300余里,據《內蒙古近代鼠疫紀實》記載,察北發現鼠疫患者69人,死亡66人。

  疫情發生后,康保縣于10月19日迅即成立防疫前線指揮部,由縣政委、縣長、縣武委會主任組成三人領導小組指揮防疫抗災。察哈爾省發生鼠疫的消息也驚動了中央,黨中央緊急電令東北人民政府衛生部火速派防疫大隊二中隊赴察,急調在京的察哈爾軍區司令王平率領68軍封鎖疫區。10月25日,察哈爾省政府召開緊急干部會議,號召黨政軍民“緊急動員起來,當作戰斗任務,把鼠疫就地殲滅!”決定“建立東起多倫西至化德與沿外長城的兩道防線,兩防線之間的地區為絕緣帶嚴禁通行,必要進出的人,要經過審查領取特別通行證”,“張家口與察北各地來往的汽車、大車、牛羊立即停止與禁行”,“包圍、封鎖疫區、疫村、疫戶,周圍村莊施行注射”,“發動絕緣帶的群眾,實行村與村、戶與戶的聯防和檢舉,保證不與外來人接觸,不留宿”。《人民日報》連續發出《鼠疫侵襲察北察省緊急防治張蘇主席親往疫區布置東北防疫隊赴察北》、《華北局發出通知 緊急防鼠疫 察北鼠疫侵入張家口 京津各機關應作有效準備》等警示性報道。

  10月27日,董必武主持召開政務院緊急防疫會議,周恩來、陳云、陳毅、黃炎培、彭真等與會。會議決定實施緊急防疫辦法,并成立了由董必武、聶榮臻、滕代遠、陸定一、李德全、賀誠、楊奇清等組成的中央防疫委員會,下設辦公室、封鎖處、防疫處、宣傳處、秘書處,形成了集封鎖、防疫、宣傳三位一體的防疫體系,并特別刊印《中央防疫委員會簡報》,確保各地區、各系統之間信息的交流與整合。辦公地點設北京東單小土地廟九號原華北人民政府衛生部院內。

  中共中央發出緊急通知,察北鼠疫侵入張家口,京、津各機關應在思想上、組織上和醫療上作有效準備,保衛首都不被鼠疫侵入。28日,北京市召開臨時政務會議,成立了以市長聶榮臻為主任、副市長張友漁和衛生局長張文奇為副主任的防疫委員會。同時“以區公所為中心組織區分會”,“以各派出所的行政區為單位組織支分會”,“以原有居民小組為單位組織若干衛生防疫小組”。防疫委員會發出第一號指令,凡外來長途汽車以及由張北一帶來京的旅客,必須在永定、朝陽、西直三城門實施檢疫,經過檢疫始準入城。發現可疑患者,強制送往傳染病院隔離治療。為此,京綏線北京——包頭的421/422次列車、北京——張家口423/424、425/426次等6趟客運車緊急停運,南口至張家口間與張家口至大同間客貨列車也一并停止運行。

  為了保證首都的安全,北京市組織6個檢疫組,到西直、永定、朝陽三城門以及前門、豐臺火車站及通州鎮大橋等地巡回檢疫。11月3日,北京市防疫委員會舉行第三次常務會,決定“自西郊東壩鎮到北郊琉璃渠建立封鎖線,并在東郊及南郊、通縣、長辛店、豐臺等區建立檢疫站及隔離所。”11月8日,東自東壩鎮,西至門頭溝峰口安長約100余里的郊區封鎖線建成。此外,還在清河鎮、清河車站、西北旺、東壩鎮、立水橋、下清河、三家店、門頭溝等地增設8個檢疫站。部隊抽調5個排的兵力負責郊區封鎖線的封鎖。

  當鼠疫蔓延到集寧后,中央防疫委員會封鎖了大同至豐鎮間的交通,在察北專區設立了三道防疫線,暫時停止人口流動,以阻止疫情向其他地區擴散。10月28日,中央防疫委員會指定天壇防疫處趕制鼠疫菌苗。天壇防疫處職工情緒高漲,各工會小組及生產單位展開了勞動競賽,加班加點生產疫苗。日產量由30萬公撮(即毫升)增加到51萬公撮。與此同時,北京的各大影院陸續免費放映東北電影制片廠趕制的《怎樣預防鼠疫》等13部防治鼠疫的科普電影。11月1日起,中央防疫委員會宣傳處在《人民日報》辟專版發布有關鼠疫預防的常識,北京新華廣播電臺與華北五省廣播電臺聯播防疫常識。

  毛主席對迎擊察北專區的鼠疫十分關心,他于10月28日向斯大林通報了察北專區的嚴重疫情,電請斯大林派出援華防疫隊協助防治鼠疫。蘇聯醫學專家羅果金博士等4人和蘇聯防疫隊32人幾天后趕到張家口進行防治工作。羅果金博士及蘇聯防疫隊總代表麥依斯基還親赴察漢崩崩村、龍王廟等疫區進行實地考察,鼠疫專家拉克森博士在張家口人民電臺播講“新中國鼠疫即將撲滅”、麥依斯基播講“如何預防鼠疫”等專題,對普及科學的防疫辦法、徹底制止鼠疫的蔓延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張家口、北京、天津等地相繼開展了捕鼠滅蚤運動。11月10日,北京市防疫委員會發布《捕鼠滅蚤須知》,拉開清潔和捕鼠滅蚤運動大幕。截至12月13日,北京共清運垃圾及無主房渣土3187噸,捕鼠66044只。滅蚤工作也有序進行,各機關、街道、工廠、學校、住戶等都紛紛用撒石灰、噴DDT、撒熱灰、曬被子等方法進行滅蚤。北京市對199萬人次注射了疫苗。在蘇聯動物專家卡姆聶夫的指導下,華北醫科大學、張家口中學等百余名學生組成10個捕鼠隊,兩天時間內逐戶檢查了2897座房子,查出4033個鼠洞。疫區姬家村把豆油、麻油、松香的混合溶液涂在紙上滅蠅捉蚤,效果出奇好。

  京綏鐵路中斷后,一些投機商人乘機囤積居奇,哄抬物價。中財委主任陳云指示曹菊如到東北去調運糧食,他要求曹坐鎮沈陽,“東北必須每天發一列車的糧食到北京,由北京市在天壇打席囤存糧,必須每天增加存糧席囤,要給糧販子看到,國家手上真有糧食,糧價不能漲,使奸商無隙可乘!”據《一九四九年北京市大事記》記載,北京市政府干預糧價,對不顧人民死活哄抬糧價的16家奸商進行了嚴懲。東北的糧食源源不斷地進入北京,米價逐漸回落。

  察北鼠疫的蔓延得到了明顯的遏制,11月5日,在政務院第四次會議上,董必武通報了防治鼠疫的情況,已查明因鼠疫而死亡者共67人,其中自27日迄今僅為11人。至此,黨領導下的新中國第一場送瘟神的戰“疫”取得了階段性勝利,原定交通封鎖的結束時間由11月18日提前至16日。經政務院批準,自16日起開放京綏路大同、南口段鐵路交通。至12月中旬,各地相繼解除了封鎖,人民生活恢復正常。

  新中國第一次迎戰瘟神的經驗,對當前武漢戰“疫”不無裨益:

  一是要以“預防為主”。1950年8月,在第一屆全國衛生工作會議上,中央提出了“面向工農兵、預防為主、團結中西醫”的口號。“預防為主”原則成為新中國醫療衛生建設的一個重要指導原則。

  二是探究鼠疫源頭,明確防疫方向。1950年,衛生部派出多批防疫員尋找“察北鼠疫”疫源地,并最終確認內蒙古察哈爾省的布爾德廟為鼠疫疫源地,更正了先前認定察漢崩崩村為疫源地的判斷,為防疫工作贏得了空間和時間。當前的武漢戰“疫”,源頭究竟在哪?蝙蝠、果子貍乎?

  三是建立集封鎖、防疫、宣傳三位一體的防疫體系。“察北鼠疫”爆發后,從中央到地方都成立了防疫機構,在戰“疫”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1949年中國僅有衛生防疫站11個,而今全國各縣都建立了疾控中心組織,形成了中央、省、市、縣四級衛生防疫機構,與醫療機構密切合作,共同擔負起轄區內傳染病、寄生蟲病、職業病、地方病等的預防、控制工作,大大降低了發病率、死亡率、致殘率,有效地保護了人民群眾的健康與社會的健康發展。

  四是黨組織與科學家、人民群眾的三結合,是戰勝瘟神的法寶。只要我們牢牢記住毛主席的教誨,“一切為了人民健康”,堅持群防群治,“黨組織、科學家、人民群眾,三者結合起來,瘟神就只好走路了。”

微信掃一掃,為民族復興網助力!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比利亚雷亚尔主力阵容